互链脉搏

中国人创办了三家世界级加密货币交易所,正上演三国杀

火币Pro、币安、OKEx —— 这三家由中国人创办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之间的恩怨情仇,简直可以写就一部币圈的“三国杀”。

对加密货币交易所而言,刚刚过去一个多事的5月。


在5月,爆仓维权者光顾OKEx的关联公司,OKcoin办公楼被曝出遭到保安殴打;币安和红杉资本闹僵、火币却向红杉资本热情招手;OKEX创始人徐明星刚和火币李林喝完“交杯酒”,OKEx CEO离职后光速入职火币;火币Pro、币安、OKEx纷纷被央视《经济信息联播》点名……


三家由中国人创办的加密货币交易平台之间的恩怨情仇,简直可以写就一部币圈的“三国杀”。


据非小号统计,OKEx,币安和火币Pro的成交量接近全球成交量的四成。如果剔除掉目前全球排名第一、只做期货的BitMEX,上述三家交易所是名副其实的三足鼎立。


按成交量来看,OKEx、币安和火币分别排在第二,第三和第四。OKEx交易平台上共有499种交易对,远远领先币安(324种)和火币Pro(234种)。几乎与火币网同一时间起步的OKEx,走得更快一些;币安后浪推前浪,现在已经跑到火币前面去了。

蜂巢财经 1.jpg


三巨头的“成长快线”


火币网和OKCoin(“九四”之后换装OKEx,下文统一称OK)均创办于2013年,是国内交易所老字号。据一币圈“老人”说,两家交易平台刚开业的时候,窝在同一栋楼里,是邻居。


OKCoin在2013年5月正式上线,中文名为“币行”。相比现在,彼时的OK非常注重用户体验,哪怕用户说自己丢了几个币,OK也会给个交代,所以没有人要喝敌敌畏或者爬到顶楼阳台上。“越努力,越幸运”,OK在早期就获得了硅谷知名投资人Tim Draper和创业工场百万天使投资,后又获策源创投、曼图资本等机构千万美元的A轮投资。进场较早、口碑叫好、风投亲睐的币行很快进入高速发展期——这也是徐明星最开心的一段创业时光。


火币网创始人李林是个连续创业者,2013年从自己创办的团购网站“人人折”转行过来。2013年9月1日,火币网正式上线,半年后就获得红杉资本A轮数千万美元投资。当时火币使出的杀手锏是:永久免交易手续费。手续费在当时是大部分交易所的主要收入来源,靠着这张王牌,火币网吸引了大量用户;2015年开始,火币在市场占有率上开始占有绝对优势。


三家交易所中,币安最年轻,2017年 7 月上线。九四过后,火币、OK忙于保身,币安趁机弯道超车,一开始就走国际化路线,服务器均注册设立在海外。此外,币安只做币币交易,不涉及加密货币对法币的交易对,巧妙地绕开监管。之后几个月里,面向中国投资者的运营一直正常开展,用户体验也不断提升。币安也是三家交易平台中崛起最快的:从创立到晋升全球第一(按24小时交易量),仅用了5个月。


“九四”对币圈而言是最坏的时代,也可以说是最好的时代。有的一蹶不振,如李笑来的云币网;有的涅槃重生,如OK和火币;还有的一炮而红,如币安。哲学家尼采说过,That which does not kill us makes us stronger(但凡不能杀死我们的,终会使我们更加强大)。如今,在绝大多数炒币的中国人心里,交易所赛道上几乎就剩这三巨头了。


OK和币安:不复存在的“铁三角”


OK、币安和火币之间的关系一直说不清,道不明。如果要理出一条思路,或许可以从币圈“铁三角”说起。


2014年初,徐明星邀何一加入OK,成为联合创始人,全权负责国内市场的运营、品牌以及客户关系。何一在币圈的口碑很好,能力强就是其中一点。“币圈一姐”的称号不是盖的。币圈所津津乐道的是,何一入伙那年,OK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攻下了全球60%的市场占有率。


何一也是这个三角形上连接徐明星和赵长鹏的中间点。2014年6月,何一把赵长鹏从数字钱包供应商blockchain.info那里挖了过来,担任OK的技术总监。面试时,当被问及为何离开上家,赵长鹏答道:“内部有很多问题,而且CEO(Peter Smith)是个烂人。”


类似的说辞在赵长鹏离开OKCoin时也派上了用场,那时是2015年初,徐明星和赵长鹏之间已经剑拔弩张。赵长鹏称OKCoin在徐明星的指示下使用机器人,成交量造假,鼓励员工交易……徐明星则发公开信,指控赵长鹏简历造假,身为CTO“不懂技术”,搞不定Fix接口测试,不会写撮合引擎改进方案……


要么换岗,要么滚蛋——徐明星给了最后两个选项。2015年2月,赵长鹏选择离开OKCoin,结束其在OK不足一年的CTO生涯。


何一也在同年7月悄然离开。赵长鹏和何一相继出走,“铁三角”不复存在。


徐明星没有料到的是,2年后两大心腹重新联手、卷土重来,成为OK帝国最强劲的对手,没有之一。ICO最疯狂的那段时间里,赵长鹏只用短短半个月和20页白皮书,完成了币安ICO,融资1500万美元。赵长鹏在8月8日又拿到一副好牌:何一加入币安。


一时间,币圈人都在调侃:求徐明星的心理阴影面积。


OK和火币:情同手足?


如果说币安和OK“势不两立”,那么OK或许跟有着一些相同点的火币更“亲近”一些。


这双“难兄难弟”一起经历了风声鹤唳的“九四”。2017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一纸公告不仅禁了ICO,也不再允许法币兑换加密货币。对于面向中国人的交易所,RMB交易业务基本占平台收入的80%以上;失去这部分业务,大多数交易所相当于被革了命,比如中国第一家比特币交易所BTCC(比特币中国)。


少数交易所挺住了,比如OKCoin和火币网。火币上线专业版的Huobi.Pro,彻底放弃了原橙色logo的中国站;OKCoin转型为区块链技术和互联网软件开发公司,加密货币交易业务转到新品牌OKEx。


其次,两家平台的业务也有相似之处。区别于只做币币交易的币安,OKEx和火币Pro均开设OTC法币交易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场外交易。在进行币币交易之前,投资者需要先到OTC区,用法币跟平台上商家交易BTC、ETH、USDT等。为了方便中国金主支付,两家交易平台游走在违法边缘,提供支付宝、微信和银行转账的付款方式。


OKEx和火币还涉及期货合约,简单而言就是“风险更大的赌博”,投资者选择一定的杠杆倍数“看空”或“看多”,买对了,账户就会盈利;买错了就亏损。OKEx开放10X和20X杠杆,火币Pro目前支持最高3倍杠杆。两者的合约业务均被曝出定点爆仓等消息,但由于OKEx玩得大,也比火币常摊上事。3月敌敌畏,5月跳高台,OK北京海淀的办公楼,常被维权者光顾。


此外,它们都与币安“合不来”。火币李林与币安对着干,也算是给徐明星出了一口气。这跟币安与红杉资本在去年8月签订的投资排他性协议有关。而币安在年底接触了IDG资本,对方给出的估值高于红衫10余倍。虽然在币安的提议下,红杉重新提案,但双方的努力并无结果。最终,红杉在香港法院起诉赵长鹏违反协议。事后,赵长鹏发了一条推特,“未来不排除要求所有项目披露是否与红杉资本有关系”。


与赵长鹏跟红杉交恶不同,火币网李林第二天便在朋友圈高调示好红衫资本,明眼人不难看出这是在针对赵长鹏的推特,“项目方在申请火币上币时,最好也重点披露一下是否接受过类似红杉这种顶级VC的投资,以提升上币审核效率,加速上币审核流程。”


李林一直和徐明星处得比较好,他们会联手对付币安吗?众人的猜测空穴来风。在徐小平5月组的饭局上,OK徐明星和火币李林相谈甚欢,却不见币安赵长鹏。

蜂巢财经 2.png


甚至,当徐明星又一名大将——OKEX CEO李书沸——宣布离职后,才一周时间火速加入火币时,徐明星也没有横眉冷对李林,仅仅说句“祝福李书沸先生和李林!”


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1 月 26 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出“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的风险提示,指出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以及有部分国内社交平台为“虚拟货币”集中交易提供各种便利。


币安首先响应:“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不借助特殊工具,币安网站便无法打开了。


此外,火币、OKEx、BitMEX、Bitfinex等多家主流加密货币交易所均无法从国内访问。3月初,OKEX和火币网的微信公众号也开始出现异常,OKEX微信公众号所有功能被屏蔽,原“火币网”在微信上已无法搜到,原因是该公众号突然更名为“huobicom”。


然而,不管是OKEx,还是币安、火币Pro,只要百度一下,就能轻易找到应对办法。或者在常用的社交应用找到对应组织,群主、管理员等会发出教程。例如,以下截图来自名为“CZ的朋友们”QQ群:


蜂巢财经 3.jpg


按照教程里的链接下载客户端(PC版、安卓版、iOS版),国内用户无需借助“梯子”等工具就能流畅访问。


明面上,这些交易平台有很强的求生欲。它们发公告称:“主要面向全球市场,目前已经停止对中国大陆地区开放”,甚至有的“随时准备捐给国家”。暗地里,“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智慧却被发挥到极致,组建投资社群、散布教程、开发不用翻墙的客户端版本等,极大便利了国内的投资者。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强的愈强,弱的愈弱,多的愈多,少的愈少。赢家通吃、的“马太效应”在任何领域都是残酷的真理。


在苹果和安卓的应用市场上有无数修图APP,但能记起名字的或许只有美图秀秀。


网约车市场仍是滴滴专车一家独大,曾以“Beat U”海报刷屏的神州专车和贾跃亭的易到用车?


19世纪的美国证券市场曾经出现过100多个证券交易所。市场是一把无情的扫帚,把竞争力长期羸弱的交易所扫地出门,再无人记起。时至今日,投资者纽约证券交易所(NYSE)、美国证券交易所(AMEX)和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NASDAQ),还有少数地区性证券交易所。

蜂巢财经 4.jpg


“马太效应”将在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上加倍放大。OK、币安和火币的竞争不局限于相互之间,而是全球200多家交易所。这是一场全球性的无烟战斗,只要能联网登陆交易平台,任何人都能参与加密货币交易。而哪家争取到更多的投资者,哪家成交量更多,那家就有更大的胜出几率,否则将很快被这个“币圈一天,人间一年”的市场淘汰掉。在全球币圈活下的,也许只有一两家。


在国内监管机构“发现一家就要关闭一家” 的重压之下,OK、币安和火币仍铤而走险“回国”,对国内投资者“敞开大门”,或许只是争取更多的市场份额。根据公开数据,中国有300多万炒币大军,而全球币圈人口初略统计有3000万,也就是说,中国投资者占了全球加密货币市场的10%!


由此,便不难理解这三家交易所之间的恩怨、联盟、挤兑、明争、暗斗。最终,币圈资源将重新分配,更多的投资者和资金只会倾向愈发强大的那家,而选择性遗忘那些被甩得越来越远的第N名。


寡头时代,币圈三国究竟谁能笑到最后?



蜂巢财经(公众号ID:HiveEcon) 是专注于为区块链居民打造的聚集人、信息、工具等产品的数字化媒体家园。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平台立场。申请转载,请移步公号获取授权,在后台留言:开白。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更多精彩报道请访问:www.blockob.com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