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专题简介: 距离去年9.4监管已一年有余,然而中国出海ICO之势远比想象中猖獗。在其背后,一些无良项目拿着中国投资人的钱,割着中国人的韭菜...

出海ICO有多猛 火币HADAX中国团队项目占一半

摘要

自去年9.4监管后,ICO出海,远比想象更凶猛,而中国团队在海外创办的交易所已然成为出海ICO的温床。

文丨互链脉搏  作者丨李秀琴去年9.4后,中国严令禁止ICO,“ICO已死”、“区块链凉凉”之音不乏于耳。但事实并非如此。互链脉搏近日整理火币HADAX平台(截至2018年9月28日)数据发现,在总数101个上币项目中,今年完成ICO、创始团队为中国人或华人的竟达到51个,占据五成以上。ICO出海,远比想象更凶猛,而中国团队在海外创办的交易所已然成为出海ICO的温床。 出海ICO发行量动辄十亿百亿今年4月,央行称所有ICO平台和比特币交易已经安全退出中国市场。但转移到海外的ICO项目继续收割国内韭菜的钱包。9月18日,人民银行上海总部、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发布公告,提示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当中就提到出现新的特点:“ICO和虚拟币出海交易”。中国团队在海外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正成为海外ICO的温床。图:火币HADAX平台项目展示中心以原先在国内,后总部迁址到新加坡的火币HADAX平台为例,截至2018年9月26日,火币HADAX平台项目展示中心共计101个项目,除去BTC、ETH、EOS、XRP、QTUM等此类全球知名且早已完成ICO的项目外,90%以上皆为2018年完成ICO。互链脉搏进一步整理发现,在这其中,创始团队为中国人或华人的项目数量为51家,占比50.49%,另有几家疑似背后为中国团队在操纵的国外项目未算入内。从这51个项目完成ICO的具体时间来看,其呈现和区块链热度暴涨至冷却较为一致的变化曲线。虽然去年9月4日七部委联合发表公告,明确禁止中国大陆进行任何ICO交易。但今年春节前后各“3点钟区块链无眠群”的爆火,带动了“区块链”成为继VR/AR、人工智能之后的一大风潮。2018年1月,中国区块链项目完成海外ICO的数量达到19个,占比37%,且成功上线各大加密货币交易所,如YEE(亿币)、MAN、TOPC、AIDOC(天医链)等均在此列。2018年2月、3月,区块链ICO情况稍有见弱,分别达到8家。而2018年4月至8月,随着市场下行、行情低迷,区块链投融资环境越发严峻,中国区块链项目相继减慢海外ICO的步伐,ICO项目数量逐渐低落,其中6月、7月分别为2家。受区块链整体下行影响,于今年完成ICO的中国区块链项目,其发行价格均遭受较高的跌幅。互链脉搏整理发现,在火币HADAX平台2018年上线的51个中国区块链项目中,跌幅在50%至100%之间的为39家,占总数的77%;归零的项目共有3家,分别为XMX、PNT(梵塔网络)和MOC(魔石大陆),占比6%;而跌幅在50%以下的仅占总数的10%。也就是说,项目发行价格跌幅超五成的占比高达八成以上。除去市场行情这一因素,项目本身存在的技术实力、应用前景与落地的问题,也是极大影响因子。而从这些项目初始发行的token数量来看,均在数十亿个以上。其中,以ICO项目初始发行量5-100亿个为最多,共达37家,占比73%。而数量在100亿个以上的中国ICO项目,共有9家,占比16%。排除一些有真正应用前景且能解决用户痛点的项目外,绝大多数中国ICO项目均采用发行巨量token的方式,以进一步加速敛财之旅。空气币、传销币、归零币显见,中国人沦为割韭菜对象 令人惊骇的是,在这51个中国ICO项目中,疑似为空气币、传销币,甚而归零币的不在少数。一家主做AI医疗链的天医(AIDOC)项目正在此列。2018年1月10日,天医完成ICO,代币初始发行量7.78亿个,目前代币流通总市值约为3400万美元。根据白皮书显示,天医瞄准区块链结合人工智能的应用前景。用户通过将生命体征资料资料上传天医链,从而获得“挖矿”代币激励。今年7月,网络出现系列曝光,称天医疑为传销/空气项目。不仅背后团队模糊不清、疑点重重,销售代币的方式也与传销套路几近无异。如,发行挖矿卡,让用户买卡挖矿。向用户推行不同层级的令牌,钻石限量版AIDX、白金尊贵版AIDX等分别享受不同的私人定制服务。继而有网友晒出买挖矿卡的转账受骗截图。图:网友爆料数字货币大数据分析平台非小号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天医token价格跌至0.012美元,较0.195美元的发行价,跌幅已近93.84%。说到归零币,三点钟社群玉红主导的XMX也在火币HADAX平台里。公开资料显示,XMX是一个专注构建泛娱乐和游戏Dapp的区块链和开发者生态系统。其于今年6月完成ICO,代币初始发行量为300亿个。6月7日,XMX上线火币网,一小时暴涨84%,随后跌破开盘价,当晚跌幅超两成。一拉一跌,尽显割韭菜之态。随之而来的,则是XMX项目系列丑闻,如白皮书造假、虚构团队成员项目代码抄袭,不尽如是。图片来源:非小号非小号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9月28日,XMX的币价为0.000323美元,几近于0。上币不足两月,由多位币圈大佬站台的XMX在强劲割完一波韭菜后现价归零,成为大家眼中实打实的空气币。然而,这些明显具备空气币、传销币特征的区块链项目,仍顽强驻扎在各大交易所,让更多的中国人沦为割韭菜的对象。火币HADAX平台只是指针之一。事实上,互链脉搏经过调查发现,这51个中国ICO项目,同时也是其他加密货币交易所的“长住客”。以上文天医项目为例,除火币HADAX外,其同时还上线OKEX、火币全球站、币蛋、BCEX、酷币等共计14家交易所。可以想象,HADAX平台数据尚且如此,其他交易所情况也无从乐观。据BlockCC数据统计,自2018年6月1日至今,火币Pro、OKEX、币安、HADAX、Kucoin、Gate.io六家交易所共上币153个,上币数分别为18个、29个、19个、19个、27个、41个,破发率分别为94.4%、100%、100%、85%、87.8%,平均破发率达到了93%。这些以敛财为目的的区块链项目,从无到有,到创始团队、白皮书、官网等的包装,再到完成ICO、上线交易所等等,背后隐藏的一条巨大无垠的产业链。如果每个环节都有获利者,最终羊毛只会出在谁身上?想必大家心中自有答案。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条产业链中,将项目方和用户/投资者链接在一起的最直接中间方,正是这些提供同质化服务的交易所。距离去年9.4监管已一年有余,中国区块链项目无疑已经找到一条规避政府监管的海外ICO之路。猖獗背后,这些项目拿着中国投资人的钱,割着中国人的韭菜。而交易所无疑成为助长这一变相ICO之风的最大温床。
更多 >

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已被中国人占领:自建自买自卖,比例超7成

摘要

自去年9月4日,中国大陆境内暂停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所服务后,中国团队已经把交易所开到全世界,但他们的主要客户群还是中国人。

文丨互链脉搏·曹元当统计完全球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所团队身份后,不禁大吃一惊——全球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已经被中国人占领。根据非小号的数据,该平台有交易量统计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共计188家,互链脉搏进一步摸查发现,当中,中国人或者华人团队参与运营交易所数量为131家,占比高达69.68%,这些交易所都提供中文服务,包括中文客服、微博、微信群等;另有7家交易所虽然运营方查不到中国团队的身份,但其官网都有地道的中文翻译,有明显为中国投资者服务的嫌疑,两项相加,占比接近74%。自去年9月4日,中国大陆境内暂停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所服务后,中国团队已经把交易所开到全世界,但他们的主要客户群还是中国人。中国最全球化的产业 今年9月18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风险提示称,需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文中提到:“跟踪监测发现,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出现了以下新情况:一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海”,即原本设置在境内的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走海外,在境外注册并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央行上海总部发布的这则风险提示,做“加密货币”投资的人都有感触。行业内众所周知的是,前五大区块链交易所中,火币、OKEX以及币安都是中国人创办,因为去年94监管,迁到境外。但是94之后,出海的不止他们,中国团队操盘运营的交易平台已经遍布除南极洲外的其他六大洲。亚洲的新加坡、香港;欧洲的瑞士、英国;北美洲的美国、加拿大;大洋洲的澳大利亚、新西兰;拉丁美洲的开曼群岛以及非洲的塞舌尔都是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据点。根据互链脉搏统计,全球188家交易所主要注册在24个国家或者地区,中国团队运营的交易所分布在其中17个国家或者地区,占比70.83%。这里指的的中国团队运营表现如下几个方面:1.    核心团队本身是中国人或者海外华人;2.    主要股东是中国人控制的公司或基金;3.    运营团队深入中国内地,设置微信群、QQ群等运营群。比如比较熟悉的有交易量排名靠前的ZB网,它注册在大亚洲的萨摩亚。联合创始人叫李大伟,2013年6月创设中国比特币。其官方网站直言,公司员工在中国。互链脉搏发现,交易量越靠后,中国团队操盘的交易所就越多,比如信币、找币、币币网、币系、币蛋、币红、币易、币和……交易量排名都100开外,但都是中国团队运营。根据非小号9月的日交易量数据排序,90名到188名的交易所,中国团队运营的占比高达84%,较整体提高14各百分点。从交易所区域分布来看,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地区最多,数量分布是24家和21家,或许是基于语言文化等关系,它们大部分都是中国团队运营的。新加坡25家加密货币交易所中,24家由中国团队运营;香港21家加密货币交易所,20家由中国团队运营。香港交易所中,唯一不是中国团队运营的是全球第五大加密货币交易所Bitfinex,但它的客户群主要也是中国投资者。这家交易所官方称,团队位于香港和美国。但去年8月就宣称,减少美国的服务,其中一个原因是:“只有小到惊人的一部分是来自合规的美国个人账户。”此外,有一些国家或者地区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被中国团队100%承保了。萨摩亚的3家、蒙古国的2家、爱沙尼亚的2家、加拿大的5家、瑞士的3家、马来西亚的2家等,根据互链脉搏调查,这些区域的加密货币交易所背后团队都有中国人的身影。但反而是日本、韩国的交易所,虽然地理位置距离我们近,但中国团队占比并不高。韩国9家交易所只有1家面向中国投资者、日本7家交易所,只有1家有中文服务。 图:中国团队运营的加密货币交易所占比从上图可以看出,中国团队在区块链交易所中的领先地位。虽然在中国大陆范围内,加密货币交易所属于违法违规,但几乎却统治了全球。背后的中国投资者(韭菜)中国团队在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统治力背后实际上是中国投资者对加密货币的投资热情。今年5月,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技术平台已经实现场外交易监控、传销币监控、比特币交易追踪、比特币线下分布、比特币跨境监测、ICO监测。其中,场外交易监测显示了用户ID和支付方式,使用支付宝进行场外交易占比近三分之一。如果加上微信、银联、以及对私的资金往来,中国投资者占整个加密货币的交易比例将更大。互链脉搏登录OTCBTC、CoinCola等多个平台看到,平台专门设有场外交易专区,通过支付宝、微信或银行转账,可以较为快捷地用人民币购买到比特币、泰达币、以太币等加密货币,且由平台提供担保。然后再进入币币交易专区,用比特币、泰达币等可购买任意ICO币。94监管过去一年有余,但有几个方面可以证明,来自中国的资金仍然是加密货币投资的主力。一方面,加密货币的算力集中在中国。比如流通市值占全部加密货币一半的比特币,矿池70%在中国。比特大陆的招股书可以看到,比特大陆自身就持有230万比特币、比特现金等主流加密货币。图:加密货币流通市值占比其次,ICO项目背后是中国团队的仍占相当大比例。根据互链脉搏统计,今年以来火币的上币项目101个,当中55个能查到是由中国团队操盘,占比大半。而这些项目ICO面向的客户群也多是国内投资者。其三,是央行公布的数据。9月18日,央行上海总部发布风险提示总提到:“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及时部署,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一是加强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测,实施封堵;二是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指导相关支付机构加强支付渠道管理、客户识别和风险提示,建立监测排查机制,停止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目前有关支付渠道已经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表面上看,设立在海外的区块链加密货币交易所并不像ICO那么快刀割韭菜,但是这些交易所是割韭菜的重要一环。ICO项目割韭菜的资金会以上币费、交易手续费等形式给这些交易所。交易所似乎并不需要负责什么。根据币安首席执行官赵长鹏的说法,币安(Binance)在2018年的净利润有望达到5亿至10亿美元。其透露上半年的营收为3亿美元左右。另一方面,这些赚中国投资者钱的交易所,所上项目质量堪忧。今年上半年在币安、OKEx等5家国内投资者最常使用的交易平台上的项目发现,5家交易平台共上币337个,刨除重复共有264个币种。这大致等同于国内外发行的264个ICO可供交易的代币。但事实是,今年3、4月份开始,ICO代币大面积破发。截至9月低,破发率超过98%。 
更多 >

分析师和涛: 区块链未来方向是为大企业提供系统解决方案丨ICO监管新纪元

摘要

在他看来,区块链技术下一步是向监管合规的方向前进,成为大企业运营的一种系统解决方案,实现无币区块链的应用落地。

“ICO是非法公开的融资行为,有一定的政策风险,且当时有过度炒作的情况出现,政府集中喊停,是合理妥当的处理方式。““去年9.4是给势焰正盛的区块链降温,使之回归正轨”和涛表示。政策禁止ICO,和涛也表示,对虚拟货币领域未来的发展并不抱以乐观的态度,“去中心化货币的竞争基本已经完成,由于缺乏充足的发展空间,未来大规模应用落地的领域定不会是纯虚拟货币或纯去中心化的货币。”同时,央行下属的多家机构也先后布局区块链领域。9月4日,“湾区贸易金融区块链平台”在深圳上线试运行。同时,许多企业可能会依托区块链进行金融基础设施的升级。如证券结算、证券清算、证券流通等,都可以依托区块链技术来完成。 “在应用方面,区块链仍处于早期阶段。但从几代区块链的发展来看,现在已经出现了部分可实现应用落地的优秀项目“和涛进一步介绍。而以太坊发token本身也是一个应用,若监管合规后,同样可以发行证券类的产品,这可能会成为较重要的金融应用场景。一、可以利用区块链技术解决或提升某一行业中切实存在的问题,或真正提升行业工作效率。四、项目应具备良好的社群基础,包括开发者社群和粉丝社群,因为公共区块链项目,无论是对于投资者,还是对于生态的参与者,社群参与热度都十分重要。 @font-face{ 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 @font-face{ font-family:"宋体"; } @font-face{ font-family:"Calibri"; } @font-face{ font-family:"微软雅黑"; } p.MsoNormal{ mso-style-name:正文; mso-style-parent:""; margin:0pt; margin-bottom:.0001pt; mso-pagination:none; text-align:justify; text-justify:inter-ideograph; font-family:Calibri; mso-fareast-font-family:宋体; mso-bidi-font-family:'Times New Roman'; font-size:10.5000pt; mso-font-kerning:1.0000pt; } span.msoIns{ mso-style-type:export-only; mso-style-name:""; text-decoration:underline; text-underline:single; color:blue; } span.msoDel{ mso-style-type:export-only; mso-style-name:""; text-decoration:line-through; color:red; } @page{mso-page-border-surround-header:no; mso-page-border-surround-footer:no;}@page Section0{ } div.Section0{page:Section0;}
更多 >

央行:常抓不懈,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

摘要

今日,中国银民银行上海总部网站发布《常抓不懈 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公告。

今日,中国银民银行上海总部网站发布《常抓不懈 持续防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公告。公告称,通过跟踪检测发现,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出现了以下新情况:一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海”,即原本设置在境内的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走海外,在境外注册并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二是出现了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针对ICO和虚拟货币交易风险新情况,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及时部署,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一是加强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测,实施封堵;二是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指导相关支付机构加强支付渠道管理、客户识别和风险提示,建立监测排查机制,停止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目前有关支付渠道已经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三是密切监测ICO及各类变种形态,加强研判,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向市场传递更为明确的监管信号。此外,还加强了对新摸排发现的境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公众号、自媒体等的处置,永久封停了部分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的公众号。公告还提醒广大消费者和投资者应增强风险防范意识,不要盲目跟风炒作,发现上述非法活动,及时有关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机关报案。以下为公告原文:近年来,虚拟货币相关的投机炒作盛行,价格暴涨暴跌,风险快速聚集,严重扰乱了经济金融和社会秩序。ICO融资主体鱼龙混杂,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为维护金融稳定,去年开始,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果断决策出手清理整顿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及时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将相关风险控制在萌芽阶段。经过清理整顿,境内虚拟货币交易的全球份额已从最初的90%以上下降至不足5%,有效避免了去年下半年以来全球虚拟货币价格暴涨暴跌导致的虚拟货币泡沫,阻隔了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冲击,得到了社会各界高度认可。但互联网时代的非法金融活动既隐蔽又多变。跟踪监测发现,境内外ICO和虚拟货币交易出现了以下新情况:一是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海”,即原本设置在境内的部分虚拟货币交易平台出走海外,在境外注册并继续向境内用户提供虚拟货币的交易服务;二是出现了以ICO、IFO、IEO等花样翻新的名目发行代币,或打着共享经济的旗号以IMO方式进行虚拟货币炒作。针对上述新情况,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及时部署,采取了一系列针对性措施:一是加强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交易服务的虚拟货币交易平台的监测,实施封堵;二是从支付结算端入手持续加强清理整顿,指导相关支付机构加强支付渠道管理、客户识别和风险提示,建立监测排查机制,停止为可疑交易提供支付服务,目前有关支付渠道已经排查并关闭了约3000个从事虚拟货币交易的账户;三是密切监测ICO及各类变种形态,加强研判,打早打小,防患于未然,向市场传递更为明确的监管信号。此外,还加强了对新摸排发现的境内ICO及虚拟货币交易相关网站、公众号、自媒体等的处置,永久封停了部分涉嫌发布ICO和虚拟货币交易炒作信息的公众号。在此我们提醒,广大消费者和投资者应增强风险防范意识,不要盲目跟风炒作,如发现各类ICO变种形态以及通过部署境外服务器继续面向境内居民开展ICO及虚拟货币交易业务的组织或个人,可向有关监管部门举报,对其中涉嫌违法犯罪的,可向公安机关报案。人民银行上海总部  上海市金融服务办公室2018年9月18日 
更多 >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