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火币翁晓奇: IEO是一个跑得快的游戏,Prime本质是双11

Prime如何筛选项目?社区包含哪些人?谁来参与定价?项目方如何进行市值维护?

- PART1 -

引言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2019年初春,币圈ICO席卷过后的深熊寒冬凛冽未过,吹起了一阵IEO的狂热之风,以币安Luanchpad BTT/Fetch AI两个项目为开端,各大交易所或为资金、流量,或为自保纷纷开启了各自的IEO渠道,所有基于IEO的交易所平台币获得了连续暴涨的态势。

热闹背后,质疑声络绎不绝:有人说IEO是变相ICO,只是币圈自嗨、流量收割机,未来很可能是一地鸡毛;3月21日北京市互金协会发文直指IEO涉嫌违法;有律师表示海外也不排除会有IEO相应的政策法规出台。

以上背景下,火币宣布推出Prime优选项目上币通道,并将于3月26日在Prime上首发TOP Network。那么,HuobiPrime与IEO之间有什么区别?火币推出Prime是为了拉HT吗?Prime如何筛选项目?项目社区包含了哪些人?谁来参与定价?项目方如何进行市值维护?项目何时开始计算解锁?为什么第一个项目会是TOP Network?下一个项目何时上?

带着这些问题,火讯财经主编兼联合创始人赵一丹3月22日深度专访了火币全球站CEO七爷,努力为大家梳理出一个完整清晰的Prime印象。


- PART2 -

访谈精华集锦


1、我们做Prime的初衷是抗击IEO。必须给北京市互联互金协会点个赞,在IEO即将成风的时候及时做了一个刹车。  

2、IEO是一个跑得快的游戏,Prime类似A股打新。Prime本质上是双11,上了Prime它有镀金效应。

3、HT在之前是被严重低估的一个状态,给到我们的PE率并不高,只有4-5。当然这个跟行情有关系。

4、我们在保护用户权益部分下足了功夫,我们有一系列条款,比所谓的风险保证金要更严厉的一系列措施。

5、Prime在火币内部的优先级最高。这个项目李林总亲自在抓,包括很多,包括项目,都是老李都在亲自看。

6、我们可能会以相对快的速度,两三周会可能会推出第二期的项目了。以后推出项目的频率大,目前来看是两三周推出一个,之后我们还有可能做调整。

7、项目社区是包含了项目的投资人,投资机构、早期的参与方、技术、设计,然后还有用户、关注他的粉丝。参与定价主要是投资人和投资机构。

8、项目限定的三个价格,不会是固定价格。限价期结束之后,会有20分钟左右的一个时间,技术上要做一些调整,然后进入二级市场。我们会不断去想办法缩短这个时间,最终可能直接开,那一秒就结束了就开。

9、项目会逐步解锁,每个项目每个轮次可能都不一样。从总体上来看,它的解锁释放的周期不会对盘面带来大的影响。

10、优质项目在上线火币Prime之后,会在火币其他地方站陆续上线。目前来看,对于Prime通道上的这些币种都不会收上币费。


- PART3 -

火币全球站CEO翁晓奇访谈实录

---------------

· 01 ·

“我们做Prime的初衷是抗击IEO”


赵一丹:您曾经公开表示火币即将推出的Prime既不是众筹也不是IEO。其实现在业内很多人都不太看好IEO,互金协会刚刚也是发文说要投资者们来警惕IEO这种模式,您怎么看待IEO?火币Prime到底跟IEO又有哪些区别?

翁晓奇:这个问题非常好,IEO、 ICO其实都是变化一种名目,目的是帮项目方去融资,那么这种模式下其实风险非常高。ICO是完全没有甄别的一个市场,IEO多少是做过甄别的,但是它的本质问题还是在这儿,就是说它给项目方融了一大笔钱,这些项目方拿了钱,他就可以去干自己想做的事情,这是风险很高的事情。因为你想,现在虽然现在这个行情不如以前了,但是项目依然这一个项目上来动不动融了几千万、融上亿的钱,那么很多创业者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这么多钱放在手上之后,它是不是有很大的动力去做一些事。

IEO是个形式,头部项目是一个市场,这个市场我们不能否认它的价值,因为从过去ICO来说,里面ICO其实本质上是劣币驱逐良币了,就是说,真正的好的项目在ICO浪潮里面被埋没了,大家都在很狂热去追求,也没有鉴别的能力,然后来个项目根本都来不及看,白皮书可能都没看过。

为什么必须给北京市互金协会点个赞?在IEO即将成风的时候,及时的去做了一个刹车,这应该也是吸取了上一轮ICO成风的教训。IEO这种形式可能一开始初衷并不见得是坏的,但是它带起来市场效应是不好的,很多小交易所它所做IEO还是换汤不换药,所以这时候有必要去刹车。

我们做Prime,本质上是希望去对抗IEO,头部项目是个好市场,但是我们不能用IEO的方式去做它,你不能给项目方融了一大堆钱,对吧?然后最后刚才我们说到讲了,最后项目方它拿很多钱他跑了,或者他做了很多违法犯罪的事情,他没有真正把有效的项目落地。我们做Prime的初衷是抗击IEO。

赵一丹:怎么抗击?

翁晓奇:从产业长远发展来看,如果要健康发展,它一定是要有好的落地项目,好的商业模式,形成真正有价值的商业体,然后把产业影响扩大,走到我们每个人身边。

前面我们讲了真正的好项目要推动行业发展,但这些好项目在行业中被埋没了。所以我觉得我们跟竞品看到的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说我们要把对推动的行业有价值的这些项目找出来,并且能够对他们它进行赋能。不是每个用户都具有这种项目甄别能力。

如果没有一个好的一个社会机制能够去识别出来有效的项目,并且通过有效的赋能,而且是理性科学的赋能,不是给他们一笔钱,而是说给他们它必要的关注,同时又避免相应的风险,以这样的方式去发掘好的项目,并且给他们它一个营销营销展示自己的平台,吸引他们到它应该吸引的眼球,然后帮助他们做好做大。

赵一丹:这样听起来感觉好像IEO的意义它是很突出的,交易所感觉在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说Prime是在抗击IEO?

翁晓奇Prime是一个优选上币通道,通过上主板进行交易,是二级市场概念我们是没有一个一级市场众筹这样一个环节,而是直接进入到二级市场进行交易。那么它实际上是说让不是项目方来融资,而是项目方的早期的投资人与跟一些社区的早期参与者,他们要打折出让一批他们的代币,然后以低价的方式给到我们HT的持有者,他们可以根据他们的实际需要去来认购,然后这是一个通过二级市场直接就撮合的这样的一个形式。

Prime它其实就是一个普通的上币行为,就和跟我们现在每天都在做的上币一样。只是说因为Prime使得它更具有眼球效应,大家会更对这个项目的会有更多的关注,同时因为它进行了折扣转让,所以就跟团购一样折扣转让,这是我们相当于搭了一个平台,让他们早期的投资人去出让一部分低价的币,打折给到我们HT的持有者,让他们来进行交易。

赵一丹:也有律师分析说以后海外也不会不排除有类似于IEO的一些这种法律政策法律法规出台,您觉得会吗?然后Prime会根据各国不同的法律政策需求做一些相对的调整吗?

翁晓奇:还是有的,因为也是一个变相的ICO,ICO在各个地方都有一些限制,而且这个只会趋严不会放松,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要去做模式创新的原因,要抗击IEO的很重要原因是,因为我们完全不看好IEO这个模式,我们认为它带来的问题只会大过它带来的好处,我们抓住一个关键点,就是真正好的项目不是为了融资来的,它不是为了来圈钱的,IEO还是帮助了这个项目做圈钱,Prime不是,我们并没有让项目方拿到钱,只是让早期投资人以流血的方式让出一部分份额来,目的是参与营销平台。


· 02 ·

“IEO是一个跑得快的游戏Prime类似A股打新”


赵一丹:你们是类似A股打新,可以这么觉得吗?

翁晓奇:就是一个有价值的币种上币了,上币完之后,因为它现在没有市场价格,就是IEO里面最大的一个风险是这样,它给定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有可能很高,然后有可能会套住很多人,然后就一直往下走,就变成一个跑得快的游戏了。然后我们的一个整体的逻辑设计是,因为它现在还没有价格,所以我们用了三个限定价格周期,就类似于A股打新,就是给它他定一个很低的价格,然后一步一步看看它到底合理价格在哪。

赵一丹:好的,回到Prime项目这一块的问题,就是您说到其实营销咨询费用是不收的,项目它一旦上Prime之后需不需要提供一笔市值维护的资金?

翁晓奇:我们不是用市值维护来体现,但我们会有一揽子措施来确保它不会发生极端情况。

赵一丹:有什么样的措施?

翁晓奇:措施是这样,它是相互保密条款,我们签了保密书的,所以我们不能讲,但是我们可以强调的一点,就是说我们在保护用户的权益部分是下足了功夫了,我们有一系列条款,是比所谓的风险保证金要更严厉的一系列的措施

赵一丹:外界也有人觉得说火币这次推出了第一个项目有点操之过急,您怎么看?

翁晓奇:刚才我们也讲了,我们去年下半年就在关注这个市场,然后只是说Launchpad这轮它验证了这个市场是有效的。

赵一丹:然后,马上火币也推出了一个Prime,然后马上上线,大家就感觉火币是不是在跟风?

翁晓奇:这个项目上线其实看似简单,其实也不那么简单,因为我们过往交易所的系统有它设计的规格,但是我们这次就不一样了,你看像双11阿里做了多少多长时间的技术改造,做了一年,一样的,就我们也要类似的要做很多技术改造的东西。

赵一丹:技术改造做了多久了?

翁晓奇:很长时间,从去年下半年一直在做。所以它不是一个就是我们看到别人做一个东西眼红马上跟就OK的事情。


· 03 ·

Prime本质上是双11上了Prime有镀金效应


赵一丹:资本都是趋利的,项目方早期投资人为什么愿意打折转让自己的股份?

翁晓奇上了Prime它有品牌效应,一个项目如果你不出让一点,你上不了Prime,这是他们care的很重要的一个点。

赵一丹:Prime是帮助他们把蛋糕做大。

翁晓奇它是个营销平台,我们Prime就是对标阿里的双11。

赵一丹:怎么说?

翁晓奇:双11是集中所有好资源在一个节日里面,用一个仪式感让大家在短时间内产生很大的交易,目的是起到宣传作用。所以这些商家都很愿意借着双11来宣传自己的商品,然后用户能又用比较低的价格能买到这些商品,它形成了聚集效应。我们也是一样,我们通过这种打折的方式,把优质的项目,就是跟阿里的商品一样,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平台,然后他们来让利让用户来抢购,这样的话双11变成一个很响亮的品牌,Prime也会变成一个很响亮的品牌,对项目方来讲,他们的对这个商品被更多人知道,这是一个营销平台。你可以看到我们这个模式基本是有效的。

赵一丹:这个怎么听起来感觉像是不缺钱的项目给了火币一笔公关费?

翁晓奇:不是公关策划费,是品牌营销费,但是我们也不收他营销费。我们要求项目方让利,它本质上是什么?是火币把应该收上来的营销费用让利给用户。

比如说我这是一个好的营销平台,你要接进来,你要是给我一笔钱比较正常。因为我们给你很大的一个行业的关注度,我们现在不收这笔钱,而是要求你让利,你把你的份额做折扣回馈给我们的用户。

赵一丹:火币得到什么?

翁晓奇把整个生态给盘活了,对我们就益。

首先,用户很满意,他以一个合适的估值拿到长远有价值的代币。

对于项目方来讲,它被有效赋能之后,它的发展就会快,发展快之后,它本身资产就有价值,用户交易的意愿就比较强烈,这些对我们都有价值。本质上交易所就是这样,它就是一个舞台,如果唱戏的开心唱的戏越来越好,观众开心关注越来越好,整体上我们的舞台就更繁荣,同时HT的价值也随之也会上涨。因为大家越来越看好这个舞台,这舞台人气越来越高。


· 04 ·

“Prime在火币内部的优先级是最高的,李林亲自在看项目”

赵一丹:Prime接下来这个规划大概是怎么样的?大概多久会上一期项目呢?

翁晓奇我们近期因为这个热度起来之后,很多项目都在找我们排队了,所以我们可能会以相对快的速度,两三周会可能会推出第二期的项目了。

赵一丹:大概的周期频率会是两三周推出一个吗?

翁晓奇:目前来看是这样,我们还可能做调整。

赵一丹:好的,今年整个火币会给Prime这边投入多少资源?

翁晓奇Prime在我们内部的优先级很高,这个项目也是李林总亲自在抓,包括很多,包括项目等,这些都是老李亲自在看,这是一个关注度很高的一个事情,是我们对战略的一个重要部分。

赵一丹:现在整个Prime负责的团队有多少人?

翁晓奇:Prime实际上是整个火币Global团队主力都在聚焦在这一块上面。

赵一丹:大概是投入多少人员呢?

翁晓奇:很难直接讲,因为很多环节都相关,比如说技术他可能不是完全负责Prime,但是这个阶段里面技术都在做这个事情,然后运营也是这个阶段,你们都在做这个事情是这样。

赵一丹:它的优先级大概也可以说排到第一位了?

晓奇现在是最高的了。

赵一丹:其实在推出Prime上线之前,HT已经暴涨了一波了,您怎么看?

翁晓奇:第一点是本质上说prime让大家看到,火币可以收钱,但是不收,而是让利用户,让用户参与,用户的积极性就高了。

第二点,从火币去年的财报来看,我们应该是同行业中收入最高的,而且我们收入的20%会拿来回购HT,这个是它本身就很重要的一个价值支撑,而且这个在之前还是被严重低估的一个状态,有研究机构按照PE的模式来算,HT的PE率并不高,只有4-5,是被严重低估的。当然这个跟行情有关系。

第三点,火币去年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业务落地,就是合约。合约现在的规模体量已经跟我们的币币交易差不多了,那么这样的话会持续巩固火币在大币上面的一个垄断地位。火币在大币种方面,如比特币,以太坊,EOS等,处于行业领先地位。近期行业有很多评测,包括非小号上,我们持续在整个第一的位置,应该给竞品带来非常大的一个压力。(展示非小号:我们17亿,排第一名,其他友商都在四五名了,我们几乎是他们的两倍)。所以有人说市场在对HT价值重新评估。

我认为是基于这几个原因的叠加效应。

赵一丹:我可不可以认为火币推出Prime它主要的一个目的就是把这个生态搭好,然后巩固HT的一个地位拉上HT?

翁晓奇:我们是这样认为:只要我们持续做对行业有价值的事情,火币的价值就能得到提升,而且这个价值也相应会得到提升,初心还是要把行业落地,因为我们跟行业息息相关,如果行业不行,火币就不会有价值。

如果行业不能涌现出一批有价值的这些项目,推动行业发展,推动行业革新,推动传统产业结合区块链赋能行业升级,这个区块链的行业就没有价值,行业没有价值,火币就没有价值,这个逻辑是这样,所以我们不断去探索推动区块链行业发展的同时,火币本身就得到发展,火币得到发展的同时,HT的价值就得到体现,是这样一个逻辑。


· 05 ·

项目如何定价?何时解锁?


赵一丹:项目社区主要是早期投资者吗?

翁晓奇项目社区是包含了项目投资人,投资的机构,包含了早期的参与方,然后技术可能有些、设计,还有技术社区,然后还有用户、关注他的粉丝,这些都是。

赵一丹:他们都会参与定价吗?

翁晓奇:主要是这些机构投资人,投资机构,明确一下,是投资人跟投资机构。

赵一丹:一般是有大概多少家的样

翁晓奇:多家,在三家以上

赵一丹:定价也是我们很多投资者非常关心的,那这个价格,因为限定了三个价格,这个是一个固定价格还是一个区间?

翁晓奇这不会是个固定价格,就之后比如说二期项目也会调整

赵一丹:也是一个区间,对吧?

翁晓奇:整体一个把握是在它的之前的私募价格里面再打一个很低的折扣,因为首先这些项目它本身背后的一级市场的参与方式,很多知名的机构,这机构已经用他们的专业能力甄选出来了他们认为合理的价格,我们在他们专业机构认为的合理价格的基础之上,再打一个很低的折扣,这个会有效地保护住绝大部分的投资者。

赵一丹:好在限价期结束之后要开放市价,恢复正常。结束之后是下一秒马上进入二级市场,还是会有一个调整时间?

翁晓奇会有20分钟左右的一个时间,这主要是技术上的要做一些调整

赵一丹:因为像币安的话它会等几天的时间。

翁晓奇:那种是非常典型的IEO了,就是我先众筹一个市场先完成了,然后再开发二级市场交易,而我们是连续交易。

赵一丹:20分钟内主要是用来做什么的技术调整?

翁晓奇:我们预计前面会有大量的用户涌入,然后服务器要做一些特别的安排,这主要是为了技术调整,当然我们可以直接开单,因为如果不做这个调整,它有可能后面这个会影响后面的交易的顺畅度,所以这主要是从用户体验出发的一个技术调整。

赵一丹:以后可有没有可能考虑会延缩短这个时间?

翁晓奇我们会不断去想办法缩短

赵一丹:好的,就是可能会越来越快。

翁晓奇最终可能直接开,那一秒就结束了,就开

赵一丹:对,然后像种子轮、基石轮、私募轮都说了锁仓,那什么时候开始算是解锁呢?

翁晓奇:解锁他们会有严格的要求,他们项目方会披露的。

赵一丹:是项目方来决定什么时候解锁的?

翁晓奇:对,不是我们解锁,但是它要符合我们的对解锁的要求,我们其实有也有很好的项目,在这个行业有很高呼声的,就因为解锁机制上面不合理,我们没有去选择。刚才我们讲的那部分,就是说他现在流通的情况跟他的发展阶段,以及公众对它的预期相符。

赵一丹:你们有控制一个线吗?

翁晓奇:对,但不能说细节,因为它是我们整个风控模型的核心,你想我们选一个项目上来,然后好不容易给搭好了,砸盘了,我们情何以堪。

赵一丹:它大概会是在什么轮之后开始慢慢的解锁?

翁晓奇:它会开始逐步的解锁。

赵一丹:会是在私募轮结束之后,还是在?就是都说锁仓几个月嘛,种子轮、基石轮都有锁仓,然后解锁是在第几轮?

翁晓奇:没有,每个项目可能不每个轮次可能都不一样,但是整体上我们摸索了一下,我们没有去摸它,细细每个机构你什么都解锁,而是从总体上来看,它们的解锁释放的周期是不会对盘面带来大的影响。


· 06 ·

“只要上Prime的,火币目前没收费,

赵一丹:优质项目在上线火币Prime之后,它会在火币其他地方站以及火币云合作的100多家交易所上线吗?

翁晓奇:目前看我们计划在本地站先陆续上线。首先我们计划在韩国会同步上线,在过了前面定价的过程之后,再开正式交易的时候会跟韩国站一起开。这个项目在韩国也很知名。

然后我们会在通过合规审核之后,去上我们的其他的本地站,比如说美国站,中东站等等。火币云也一样,会在合适的时候会都一起上。

赵一丹:所有的项目都会是这样吗?所有上Prime的项目。

翁晓奇:大部分,目前来看,我们没有要取消掉这个规则,这也是我们在给它营销机会上下足马力。我们Prime本身是个上币通道,我们所有的矩阵都以最高的规格来接待。

赵一丹:以后Prime的这笔营销费是永远会对Prime的项目方面免费的吗?

翁晓奇目前来看,对于Prime通道上的这些币种都不会收上币费。也不会收他们的营销费用,但是他就得足够的折扣。


· 07 ·

如何筛选项目?为什么会是TOP Network?


赵一丹:关于筛选项目的一个标准是怎么样的,为什么会第一个项目会是 TOPNetwork?

翁晓奇:首先我们对于项目筛选上还是回到前面,我们要做什么事情,我们要去帮助有价值的项目能够落地,能够给它赋能。基于这样的一个目标,我们再去推演我们项目要具备这样几个条件:

一个是说它目前的通证流通比例跟它的发展阶段要相符合,就跟我们前面讲的就是它A轮融资,就应该是出来A轮融资的比例,如果一个A轮融资的公司它已经有百分之六七十都在外面了,它是不健康的,它已经融了好多钱了,它是不健康的,它的发展阶段、跟它的估值、跟它流通比例应该是相符的。这样的话防止它去做一些极端的事情,一下出让一大笔,然后最后他就跑了,这是一个。

第二个,是说它首先具有落地的可能性,并且长远能够创造,从它本身模式发展里面能够创造价值,这个是我们最关注的点。

赵一丹:最关注的是落地性是吧?

翁晓奇:对,落地不了的项目绝对上不了Prime。所以说我们跟为什么我们去不看好IEO,是因为很多项目它为了融钱,它是讲故事的,而落地性很差。

而我们去看的包括TOP里面它已经有很大的用户基数了,然后它去做量化的改造,而且它的通证设计模型是认为我们认为比较科学的,这样的这种项目是能够长远创造价值。如果这个项目本身不创造价值,那就是一个早期投资人不断去收购后面投资人这样的一个零和游戏,甚至是负和游戏,相互割,没有新的价值资金进来,所以我们首要考虑的是它的落地性

同时我们要看团队的诚信程度,就在历史上有没有一些道德问题,有没有一些割韭菜的问题,它有没有这种倾向?它的整个履历中有没有这种口碑不好的?有没有一些诚信上面的问题?如果有这个风险我们也是上不了的。

然后再一个就是项目,这它本身不缺钱,它有一定的财务实力,它不是为了融钱来的。如果为了融钱来的,这个项目我们上不了,我们不会让它上,这就是区分IEO的本质区别。

赵一丹:像这样项目好难找,你们都怎么找到的?在熊市里边哪个项目说自己不缺钱,我感觉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

翁晓奇:我们发现真的有一批人,TOP其实还是比较典型。

赵一丹:是什么背景?

翁晓奇:Steve也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了,然后他们之前在人家在做ICO的时候,他们还是非常淡定,他们就想稳扎稳打好好把项目做出来,这个我觉得就很区别于一些ICO项目。

赵一丹:对,跟他们认识有多久?

翁晓奇:在行业里面因为认识还是很容易的,我们的商务人员很早就跟他们联系过。

赵一丹:就从开始接洽这个进Prime,到3月26号的上线大概是多长时间?

翁晓奇:有相当一段时间,具体时间我说不清楚,因为是我们项目团队一直在跟他们接触,包括早期可能还探讨过什么投资这些,有比较深的接触,然后也是在反复去调研他们的背景,然后落地的可行性,所以到最后一个环节就到李林总那里,依然反复询问是否可行。可行性、落地性是我们的一个准绳,也就其他路都满足了。没有落地可行性,这个项目我们不碰。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