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互法“网通法链”上线, 你的企业如何打链上官司?| 越你聊“锌” — 锌链接区块链专场第15期

在未来社会诚信体系中,个人的征信数据都是会上链的。


越你聊锌·锌链接区块链专场 第15期开始啦!


【本期分享主题】广互法“网通法链”上线,你的企业如何打链上官司?


【本期特邀嘉宾】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广东省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副秘书长


分享嘉宾:相里朋 

 

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

广东省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副秘书长


10年工作经验,较早参与区块链研究和建设。作为中国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委员,广东省计算机学会区块链专委会副秘书长,贵阳区块链测试认证中心、重庆区块链测试认证中心主任,开展区块链质量保障技术研究;支撑工信部、发改委、央行、雄安新区、重庆市、贵州省、广东省等地市,推进区块链产业落地,保障场景建设质量。借调贵阳副市长秘书,市秘书长助理。


已参与完成省课题2项、标准5项(贵州地标《区块链系统测评和选型规范》,团体标准《区块链与分布式记账信息系统评估规范》)、区块链丛书1本、发表SCI 1篇、期刊5篇。



Q1:谈谈广州互联网法院“网通法链”上线前的筹备情况,从去年9月挂牌至今,都做了哪些筹备工作,工信部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广州互联网法院自成立至今,月均立案咨询增幅19.2%,受理案件数量增幅10.8%尤其在网络著作权、互联网金融等领域潜在案件数量激增。为贯彻落实最高院发布的“五五改革纲要”,探索前沿信息技术在司法领域的应用实践,广州互联网法院启动“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的设计、建设工作。


严格意义上说,参与到广州互联网法院“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筹备工作中,不是工业和信息化部,而是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工信部是国务院直属部门,主要职责是拟订实施行业规划、产业政策和标准;监测工业行业日常运行;推动重大技术装备发展和自主创新;管理通信业;指导推进信息化建设;协调维护国家信息安全等。我单位是工信部直属单位,是中国最早从事可靠性研究的权威机构,也是国家级检验、检测、认证机构。


我单位配合广州互联网法院,主要做好三件事。


一是配合广州互联网法院,牵头“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建设,从公平中立角度,明确技术选型及方向,协调各参与单位间关系;


二是牵头制定《广州互联网法院可信电子证据管理平台接入与管理规范》、《广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 基础平台技术要求》、《广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 基础平台安全服务要求》、《广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 存证平台数据格式规范》等四项标准规范,并着手申报地方标准;




三是依据中国区块链测评联盟2019年1月发布的《区块链与分布式记账信息系统评估规范》中相关指标及要求对“广州互联网法院司法区块链V1.0”开展测评工作,并出具区块链测试报告及区块链测试证书。后续还会为司法区块链进行定期“体检”,测评司法区块链的“健康情况”,保障系统建设、验收、运维等全生命周期的质量与安全。





Q2:广互法的“一链两平台”是怎样的?如何联动?


这里先说一下哈,广互法的“一链两平台”指的是“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


在配合广州互联网法院牵总“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的建设中,我们发现“机构之间信息不对称、网络信息隐私保护不足、治理风险识别机制不健全等与涉网诉讼爆发密切相关”。那如何发挥审判技术优势,妥善处理好现有纠纷的同时,探索建立“诉源治理”系统,有效减少社会纠纷矛盾,预防诉讼潮的形成。为此,有必要推动建立一个以多元主体共同参与为前提、以前沿科技为纽带、以数据互通共融为抓手、以司法场景多样化应用为切入点的系统,来实现需要达到的目标,即坚持“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理念,完善“诉源治理”机制,实现矛盾纠纷多元化解。


为此,我所组织顶尖科研力量,协助广州互联网法院,借助去中心化、自治性的区块链技术,建立更加公平、透明、安全、高效的数据互助机制,避免数据孤岛现象所带来数据误差、信息冗余问题,使得这些数据能在今天,以一种被大家认知认同的方式,呈现在大家面前,让它们尝试服务网络司法治理,并让治理更加“智慧”。这便是“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


“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又称“一链两平台”。它包括三个部分,即“司法区块链”、“可信电子证据平台”、“司法信用共治平台”。




通过“一链两平台”来初步构建的信用生态系统,将区块链技术特性与互联网、大数据、物联网等更好地结合起来,让信息不可篡改、信用账本有效运行、数据传输可靠保密。从而使我们对信用的认证更加方便快捷,实现从中介证明转变为算法证明,从社会信任升级为自然信任,从中心依赖扩展到边缘群证。


Q3:你之前谈到广互法的智慧信用生态系统也是全国智慧信用生态系统的有份,可以谈谈整体是如何运作的么?


人无信而不立,我国当下正加快推进国家诚信社会体系的建设工作。在这个背景下,广州互联网法院的智慧信用生态系统确实可能成为国家信用生态系统的一部分。尤其是以司法资源为基础、联合多维度数据源重新构建的社会信用体系的重要性、必要性。


目前,我国社会征信系统主要有四大类:一是央行征信系统;二是全国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公布与查询平台;三是金融机构内部使用的信用记录及评估系统;四是持有征信牌照的企业,整合市场化信用资源研发的征信系统。但上述信用体系的建设和应用存在一些问题:由于各信用体系之间的数据分散,数据缺少统一标准与共享机制,导致数据查询、分析处理效率低、成本高,信用记录与评估模型不透明,造成不同系统的评估有所偏差,且信用数据时效性不足。


“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正在探索并尝试能否让数据为诉源治理赋能,将纠纷消解的端口前移,从源头上防控纠纷,从而建立信用体系。


一方面,以区块链为载体,共享司法、信贷、雇佣数据,并以积分机制激励共享。另一方面,鼓励各方基于大数据技术,按需对数据建模分析,有条件开放信用评估结果、或提供相应服务。我们正在寻求与小额贷款公司进行创新试验,尝试将平台应用到互联网金融借贷审核中去,通过立体挖掘个人信用数据,实现信用评估追踪、风险智能把控。与此同时,为“广互网上执行局”的建立探索“生态化”执行方案,为失信联合惩戒、守信联合激励提供便捷有效的数据支撑,进一步提高执行效率,为“切实解决执行难”共享广互智慧。


Q4:介绍一下广互法的联盟链生态,链上都有哪些角色?

或许大家会问,区块链技术如何实现信用的重构自证?其实,要提高司法效率、增强司法权威,开放中立、安全可控是其要解决关键问题。区块链技术可以给予司法更多的“硬核”赋能,如P2P网络协议、分布式一致性算法、加密签名算法等核心技术。目前在司法领域,区块链技术主要用于电子证据存证,且多为商业机构运营,可谓是“百花齐放”。但由于彼此技术标准和存证规则不统一,暂时无法给司法审判提供足够的可信数据支撑。


因此,在广州互联网法院构建联盟链过程中,充分学习吸收目前主流存证平台底层区块链架构,重点保障电子证据的跨平台验证功能,坚持开放包容的技术架构,鼓励大家自由开发“司法场景多样化应用”,真正实现链上生态培育,解决司法数据服务需求。


目前,广州互联网法院的联盟链生态中,既有电信、移动、联通等三大运营商,又有上级法院、广州市检、广州司法局、广州仲裁委、南方公证处、广州公证处等司法机构,还有腾讯、平安、华为、百度、阿里、京东等30余家知名企业,所有共建单位都是生态重要一部分,彼此平等,共同组建广州互联网法院联盟链生态,共享存证数据。




不得不提的是,电信运营商、互联网企业等单位无私地贡献自家区块链基础平台的建设成果,让“生态的魅力”得以焕发,生态节点可在完全保留自身原数据的基础上,积极开发自有链接入平台,使得广互司法生态最终能形成组链全合力、达成信用共识,充分发挥优势,实现基于多方监督的共同治理。



Q5: 上线以来的情况,链上存证的数量,运行的情况如何?


“网通法链”智慧信用生态系统刚刚建立,其要发挥治理效用,应该先从解决现实的问题开始“培育”自己,与生态合作伙伴一道,为长远的诉源治理目标摸索学习、积攒经验。结合审判实践,我们认为既然区块链可以“锁定”信息不被篡改,那通过生态系统调用证据的模式,建立一个“可信电子证据平台”,应该也是可行的。


“打官司就是打证据”,很多案件当事人,特别是异地起诉的当事人,会在调取、保存证据上耗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使得纠纷无法在短期内解决。“网通法链”在平台设计前期,专门组织了三轮当事人抽样电话回访。获得的反馈中,大家最期待证据机制的创新。平台试运行一周以来,存证数量已达261315条,其中涉及互联网金融类证据材料124310条;网络购物、网络服务类证据材料108172条;网络著作权类证据材料28817条。





Q6: 举例介绍一下存证、取证等使用流程


金丘科技认为数据科技赋能供应链,供应链溯源---供应链管理---供应链金融。

具体业务流程就不讲了,举个例子吧。以起诉环节为例,当事人遇到涉网纠纷,在广互线上诉讼平台起诉或应诉,系统自动关联电商平台订单提取证据。





其实,为更全面地保障诉讼服务质量,系统还独立设计了三个具体业务场景,包括事先存证、自动调证,案件全流程都可查阅证据验证信息。








为能支撑上述场景,保证使用场景的高效运行,还建立平台安全许可授权机制、接入与管理标准,全力保证电子数据的安全性和真实性,降低当事人的举证难度和成本,并在技术上取得了一些突破,如可实现一个案件所有已存证据的智能关联,批量调取证据链;再如对未接入的持有机构或组织,平台可通过在线《协助调查函》途径确保调证效率。


同时,为有效衔接平台的司法服务效果,创新互联网审判证据规则,专门出台了“电子数据存储和使用规范”,对平台数据提出了具体的认证标准与规范如摘要值经平台比对一致的,推定平台接入方数据在保存过程中未被篡改;证据持有机构或组织应《协助调查函》要求,在诉讼平台显示完整的证据内容及存证信息,在真实性推定方面具有优先级。



Q7: 对于版权等业务在互联网上运行的企业,应该如何申请上链?业务在线下的呢?


其实,不管哪种业务,只要产生数据,都可以申请上链。版权是其中的一种,也是国内现在普遍重视的一种。刚刚,安妮股份郝总分享了:版权家北京互联网法院区块链第一案。


接着说哈,这个也是有人问的。其实,企业申请上链的具体过程没那么复杂,参照广州互联网法院正式发布的《可信电子证据管理平台接入与管理规范》中第六章平台接入方要求来执行就可以了。

简化过程是:

1)合法且符合开展相关业务的资格;

2)提交接入申请材料获取授权认证文件;

3)经过法院认可机构所开展的接入评审;

4)采用法院认可工具将证据上链。


平台接入方要求如下图。



Q8: 现在北杭广三家互联网法院都有区块链平台,他们之间如何进行业务、数据互通?


关于这三家还真是不好回答,主要是都是新机构,彼此间既有合作也会有竞争。


三家都是基于区块链技术所构建司法系统,其主要借助去中心化、自治性的区块链技术,建立更加公平、透明、安全、高效的数据互助机制,避免数据孤岛现象所带来数据误差、信息冗余问题,能够做到证据不可篡改、信用账本有效运行、数据传输可靠保密。

相比传统的数据共享手段,采用区块链技术后,有助于明确数据的所有权,保障数据安全共享,促进数据互联互通我相信三家法院要实现数据互通、证据共享、业务协办,技术上的壁垒早已消除,那其余问题的解决,应该不会让我们等太久。


Q9: 你认为司法区块链前景如何?未来会有哪些大的布局?


广州互联网法院构建一链两平台新一代智慧信用生态体系,正是响应了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与未来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历史潮流,在更高站位、更大格局、更宽视野上谋划推动网络信用生态系统的整体发展正是有这样的高度,才有光明前景。


未来通过广泛融合具有专业领先能力和社会服务意识的生态伙伴,推动司法信用生态系统构建,真正让信息不再难以计数,让信任不再难以释怀,让信用不再难以预料,形成有网即有法的良好局面。


我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企业愿参与到广州互联网法院的生态中来,我们携手一道,共建新模式,共治新空间,共享新格局,创造更多具有鲜明特色的“广州治网样本”。


精彩问答



1.也就是说我们的个人征信都会上链吗?那怎么保证个人数据的隐私安全,以及数据归属权,对于企业来说,使用这些数据,需要付出什么成本??


先说第一个问题,在未来社会诚信体系中,个人的征信数据都是会上链的。现阶段的个人隐私安全,通常采用加密技术加CA来处理。数据的归属权,这个不好回答。


对于企业来说,要使用相关的数据需要向诚信数据主管单位提交接入申请,获得批准后,采用一定的技术手段获取相关数据,并付出相应的费用。



2. 网通法链是由那个企业开发的,采用怎样的技术架构?第三方存证系统可以对接网通法链么?


网通法链是一个大的生态系统,其广州互联网法院自己的司法区块链平台,由其自己定制开发。


采用的技术架构就不详述,你可以想象到,目前国际上主流的就那么几种。国内号称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各种区块链底层平台。无非是在国际上主流的区块链底层平台基础之上,调整部分算法,或增加某些内容。


第三方存证系统是可以对接网通法链系统的,按照广州互联网法院电子证据平台接入与管理规范的相关要求执行


3.相老师您怎么看待今天的“视觉中国”版权问题,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是什么呢?与视觉中国是中心化平台有没有关系呢?


没有关系,是不是中心化平台没那么重要。


其实关于今天视觉中国的版权问题很明显的突出了一点,我们国内的相关公司对于知识产权的重视程度不高,也没有意识到这是有可能触犯法律。


我相信,随着社会的进步,关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会越来越受到重视。当然,这需要我们大家共同来努力。



4.网通法链有官方网址么?刚baidu了一下,没有找到; 对于司法认可的电子证据有什么标准?


网通法链的官方地址还没有对外开放,您若需要查看的话,需要到广州互联网法院提交申请,然后通过审批才能接入。


第二是关于司法认可的电子证据,是有相关的标准规范要求的。这个就得请教司法领域的专业人士了,但是呢,广州互联网法院所发布的四项标准规范,您可以去参考,里面也涉及到关于电子证据的相关内容。


至于企业不愿意数据共享的问题其实反倒是区块链有优势的地方,可以通过密码学的手段来解决,行业里面常用的同态加密,安全多方加密,零知识证明等等,都有解决方案,群里很多这方面的专家啦。


5. 广州互联网法院跟北京、杭州互联网法院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其实这个我不是很想回答。嗯,但也简单的来说两句。国内第一个互联网法院是杭州互联网法院,他们也是最早探索区块链加司法应用的,而北互,广互在杭互成立一年后才宣告成立。


我们在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时候,也重点考虑了跟北互,跟杭互的差异。所以广州互联网法院重点是要在司法区块链基础平台上,结合两大平台来构建一个信用的生态体系。


6. 我有个问题,最近各个互联网法院的动作都很多,你觉得互联网法院这种模式能否在全国各地推广开来?


目前关于智慧法院相关的试点工作已在公检法的很多上级部门试点,有不少上级法院,也在应用以区块链为代表的前沿信息技术,探索司法领域的改革创新。


尤其是在,不久前最高院发布的“五五改革纲要”,其中明确了法院破解人案矛盾的方向,即坚持“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的理念,完善“诉源治理”机制,实现矛盾纠纷多元化解,从源头上减少诉讼增量,集中精力解决更具规则意义的案件。


因此我相信关于互联网法院的创新,必将传导到公检法系统内重塑司法的公平正义。



7. 广州互联网法院跟北京、杭州互联网法院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其实这个我不是很想回答。嗯,但也简单的来说两句。国内第一个互联网法院是杭州互联网法院,他们也是最早探索区块链加司法应用的,而北互,广互在杭互成立一年后才宣告成立。


我们在应用区块链技术的时候,也重点考虑了跟北互,跟杭互的差异。所以广州互联网法院重点是要在司法区块链基础平台上,结合两大平台来构建一个信用的生态体系。


8. 司法区块链落地存不存在难点?是政策上?技术上?商业模式上?还是其他?


其实关于区块链的应用,目前在业界有四种层面的。


第一种是最基础的,也就是将区块链作为一个分布式,可追溯的数据库来使用。


第二种是应用到区块链的一些技术特性,将其与自身的实际业务相结合。广州互联网法院的区块内应用其实算是第二种。


这个在技术上其实难点不大。其最大的难点主要是在业务模式上 需要创新,并且要跟广州互联网法院现有的业务相匹配。这其实也就是现阶段关于区块链真正落地少的原因。


在政策上也没有相关的制约,工业和信息化部是非常支持推进区块链产业健康发展的。


而且,为全面发挥司法在推动数字经济创新发展、保障网络安全、构建互联网治理体系的职能作用,最高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通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互联网法院审理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


本规范指出“当事人提交的电子数据,通过电子签名、可信时间戳、哈希值校验、区块链等证据收集、固定和防篡改的技术手段或者通过电子取证存证平台认证,能够证明其真实性的,互联网法院应当确认”


9. 广互法与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有什么关系?


说实话,我还没有从广东省、市领导口中听过“粤港澳大湾区数字经济”。但相信广东省也会加快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数字经济作为未来的经济产业基础之一,必将是省市积极推进的方向之一。




这是我常用的一张图,也是领导挂在嘴边的。


技术是手段,业务是场景,只有技术+业务才能发挥技术的价值,而不是炒作技术。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