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自由选择不能被辜负

自由从来不断演进的过程,自由不代表的无所顾忌和任意妄为,自由是开拓眼界和接受新事物的一颗本心,不被任何媒体和个人所误导,便是选择的自由。

深入比特币底层原理的了解,了解你投资标的物是本质是对自我负责,否则将会出现你亏钱都不知道怎么亏的,亏在哪里?


据说所知,进场买币的大多数朋友是受到媒体报道,才知道比特币这玩意。第一反应是:什么玩意儿,怎么会值怎么多钱?


于是乎,开始了解比特币和交易所,在论坛等社交论坛听别人了解知识,看起来非常的理性之路,然而,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是,道听途说的知识并不是知识,仅仅只能算做一则信息,信息在人们脑子里停留是时间太过短暂,币价涨的时候,你或许会加深对信息的影响,币价下跌自然而然可以怀疑他人信息的准确性和自我的怀疑性。


所以,绝大多人投资者的投资逻辑是这样的:


不研究任何比特币和区块链的知识,在市场上到处打听消息。


每天24小时盯着K线图看价格的剧烈波动,仿佛看到财富的列车缓缓往自己身边驶来。


到底问别人,哪个币能不能买,持有的币要不要割肉等等。





他们从来不关心加密货币到底是什么,甚至玩了好几年,也不知道比特币价值到底何在?连比特币的几个特征都说不清楚,他们仅仅只是关心价格的变动,涨了就是革命,跌了就是割命。


不关心比特币的特性就算了,更有甚者,连自己的特征都不去了解,自己为什么赚钱,为什么亏钱最基本的原理都没有想过。


既然如此,凯撒给他们总结几点:


第一,本金太少,导致收益更少。


我们来假设下,假如你有1000w本金,只要涨幅10%,随便就赚100w。拿到的利润可以在中国某个二线城市付个房子首付完全没问题。


假如你有100w本金,仅仅涨幅10%,随便就赚10w,意味着一个中产阶级者一年的工资,生活支出完全有保障。


假如你有10w本金,涨幅10%,你只能赚1w,不过也能让你的生活得到显著的改善。


假如你只有1w本金,投资并不适合你,你更加迫切的问题是赚足够的本金来投资。


第二,你对投资回报率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你幻想回报率能够跑过市场90%的人,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你被世界金融市场所埋没的金融天才,一种是你对自我的认知和客观事实有明显的偏差。很不幸,绝大多数人是后者,他们对市场没有充分的了解,反而不断的抬升自我对市场的偏向性,偏执地认为,自我是与众不同的,迷信自我技术有朝一日战胜市场,对利润的预期失实。


悲剧的根源在于过高的预期促使在市场中频繁交易,在合约市场中,看无数人买进卖出好不热闹,短期的利益利令智昏,狡黠的脸庞是对市场的轻蔑,希望抓住每一次上涨和下跌的机会,没有任何预期的收益,漫无目的的交易,有些人自诩非常有纪律性,严格遵守自我设定的纪律交易,不过他们往往忽略了一个事实上,在赚钱的时候,市场并没有真正的发生极端行情,或许一次极端行情就可以把他们过往所有的利润消灭干净,玩期货赚钱的人有吗?当然有,少之又少,是你吗?或许吧。


第三,做了非常多错误的事情。


很多人认为自己是在投资,其实他们不过是在赌博而已。


赌博有几个特点:享受不确定性,下小注为了获取乐趣,不会影响个人状况和家庭财务状况。


投资并不一样,许多人说投资是高风险高收益,其实不然,投资追求的是确定性,下重注和获取超额回报。


为了赚大钱进入币市,事实上他们仅仅为了赚钱的乐趣而已,并不是为了赚钱,否则他们就会不断地学习金融和比特币的知识了。 学习并不意味着你的投资决策别别人更加高明,是一种心境的提升,会让你不再在乎短期的利益得失,关注更长期的利益。


对于消息满天飞的币市,对一切消息基本都可以无视,消息不会改变加密货币的本质,然而却会改变你投资的决策。


以上只是现象,我们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加密货币到底是什么?有人说骗局,有人说是革命,为什么对同样的一种东西,有如此大的分歧和争议呢?





对比特币的深入研究,是对金融本质上的研究,为什么世界上会出现比特币这种怪胎?


或许,我们得从自由和平等说起。


自由源自西班牙。自由主义者主张,国家的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都应以维护个人自由为目的,反对任何形式的专制,无论是国家的、教会的,还是社会习俗的、舆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是公民不可剥夺的基本权利,在法律许可的范围内公民享有广泛的自由权,国家应实行代议制民主,国家权力必须受到限制,国家为保护公民权应实行法治与分权。


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自由主义最早可以追溯至文艺复兴时期人文主义对于国教权威的对抗。以及英国光荣革命中的辉格党人声称人们拥有选择君王的权力,可以视为宣扬人民主权的先驱。


到了启蒙时代这些运动才开始被认定为真的"自由主义",特别是英国的辉格党人、法国的哲学家、以及迈向自治的北美洲殖民地。这些运动反对君主专制、重商主义以及其他各种宗教的正统和政教势力。他们也是第一个将个人权利的观念以法规加以阐述,以及同样重要的以选举的议会制来达成自治。


而自由主义开始产生明确的定义,是在提出了自由的个人能够组成稳定社会的根基的概念后。这个概念首先在约翰·洛克(1632--1704)的作品里提出,在他的《政府契约论》中他提出了关于自由的两个基本概念:经济自由,意味著拥有和运用财产的权利,以及知识上的自由,包括道德观的自由。不过,他并没有将他在信仰自由上的观点延伸至天主教徒。洛克助长了早期自然权利的观念,将其定义为"生命、自由和财产"。


之后法国的启蒙运动也出现了两名对自由主义思潮产生巨大影响的人物:伏尔泰主张法国应该采纳君主立宪制,并废止第二阶级,以及主张人类拥有自然权利的卢梭。


随后大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在他的学说中,阐述了个人能够建立同时有著经济和道德价值的生命,无须政府进行指引。而一个国家的公民若能拥有自由采取行动的权利,则那个国家将会变的更为强大。他主张终结封建制度、以及由国家垄断独占的重商主义管制,提倡"自由放任"的政府。


在《国富论》中,他主张市场在一些状况下,将能自然的调节自身的问题,并且能产生比当时饱受管制的市场更为有效的状态。他分配给政府的角色是一些无法交由利益动机托管的工作,例如能使个人免受暴力和诈骗行为终止竞争、贸易和生产的保护。他对于税赋的观点是,政府只能征收不会伤害到经济的税赋数量,而"每个人缴纳给国家的税赋比率,应该取决于他在国家的保护下所赚取的收入多寡而定。


正是为资本主主义国家以美国为首的市场经济奠定了理论基础,于是乎,中央对货币政策的影响越来越大,如出笼的野兽脱离金本位,撕毁布雷顿森林协议,在量化宽松的道路上狂奔。


随后,货币金融中的自由主义主张开始崭露头角。


密码朋克一词的首次出现,是在1993年埃里克·休斯出版发《密码朋克宣言》上。但实际上,早在20 世纪 80 年代,“密码朋克”就作为一种技术潮流,在旧金山湾区悄然兴起了。


群体包括英特尔科学家Tim May、维基解密的创始人Tim May、万维网的发明者Tim Berners-Lee,Facebook 的创始人之一Sean Parker,我们最熟悉的当然是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


早期密码朋克坚信:不能指望政府、企业等大型组织出于良心,来保护个人的隐私权。 我们要自己动手开发软件来保护隐私。


他们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密码朋克们,在密码学的基础上衍生出加密货币体系,一个非对称加密技术就让人们掌握财产的拥有权,公钥和私钥的革命性的技术,并不是仅仅是技术的进步,更是自由新边疆。





本来子现代金融体系中,大多人数的财产都保存在银行里,银行家们用大众的钱放贷大肆赚钱,对储户,就仅仅提供微薄的利息而已,俨然是不平等的协议。


加密货币的出现从某种意义上有希望打破银行的垄断,银行不掌握储户们的资产。也就是说个人在真正意义上拥有了私人财产。


以上,对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有了重新的认识。当然,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是货币鼻祖。随着以太坊和EOS的崛起,平台性质的燃料或许更能代表未来区块链发展的方向,凯撒本人并不是比特神教,比特币的缺陷很多,比如转账速度慢,手续费居高不下,区块链只有在百花齐放的情况下才有进步的可能,故步自封失败只是时间问题。


自由和平等是个伪命题,有些人认为吃饱饭并是身体自由,有些人认为财富自由才是真正自由,有些人认为帮助他人便是自由,相应着比特币是财产自由,以太坊是IPO自由,自由对每个人的定义不同。


自由从来不断演进的过程,自由不代表的无所顾忌和任意妄为,自由是开拓眼界和接受新事物的一颗本心,不被任何媒体和个人所误导,便是选择的自由。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