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约旦纪事:区块链正在为难民打造一个人间天堂

“我们的终极目标,是建立一个自由的世界;在这个世界里,人们不再流离失所、无家可归、失去希望,世上每一个角落都是人类真正的家园,每个人都享有自由与和平生活的权利。”——《世界人权宣言》

编译、撰文 | 何永赞

640.webp (1).jpg

天堂还是地狱

在约旦首都安曼以东约100公里远的地方有一片干旱的沙漠,占地面积15平方公里的阿兹拉克难民营就坐落在这里。这里常年炎热干燥,鼠患横行,还经常有毒蛇和蝎子出没。除了兴致盎然的背包客和定居此地的游牧民,很少会有人光顾此地。然而就是这么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几年前迎来了第一批“居民”。他们为了躲避本国的内战,携家带口穿越长长的边界线来到这里,在联合国和约旦政府的帮助下,最终在这里找到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他们就是叙利亚难民,一个饱经灾难与人世沧桑的民族,一个国家破碎、家园离散的民族。

640.webp (2).jpg

2013年,由于约旦扎塔里难民营人满为患,阿兹拉克难民营在约旦首都安曼东部建成。远远望去,成排成排的白色斜顶小屋在蔚蓝天际的映衬下,自成一片独特的风景。由于约旦政府早就明确表态,不会永久收留这些难民,所以钢筋水泥的建筑结构在这里是看不到的,绝大部分难民的住所选择锌钢合金作为建筑材料,这样既不违背约旦政府的指示,也可以抵御当地炎热多凤的恶劣气候。一位英国记者曾将阿兹拉克难民营形容为“一片荒凉的营地”,“成片的房屋向前铺展开去一眼望不到头,那场面堪比音乐节”。

2014年4月28日,阿兹拉克难民营迎来了第一批难民,当时的房屋数量仅能容纳25000人。一位不具名的约旦官员透露,难民营的基础设施未来会进一步扩建,最终将足够容纳130000名难民使用。据不完全统计,当时约旦国内注册的难民数量已经达到了60多万,而真实数量可能会超出一倍之多。阿兹拉克难民营真能如官员所愿如期建成,其规模将远超肯尼亚的达达阿布难民营,成为世界最大的难民营。尽管联合国和约旦对此信誓旦旦,但最终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显得无比尴尬。不到一年,整座难民营近乎人去楼空,仅剩下一万八千多人在此逗留,而且随时准备离开。

640.webp (3).jpg

难民们表示,这里的夏天酷热难熬,食品价格飞涨,电力也很匮乏,尽管很多人都选择用太阳能灯具来解决夜晚的照明需求。但这显然还远远不够,很多人还需要经常给手机充电以和远在叙利亚和世界其他角落的家人保持联系,这一点太阳能灯具肯定是办不到的。最难熬的还是孤独无聊的漫漫时光,一位年长的老人回忆当初来到此地的情景时说道:“看到这些空房子时,我差点就犯了心脏病。那种空虚和不确定的感觉袭遍我的全身,让我不知所措。”

一位中年男子在接受采访时为了避免日后遭到军方的报复,刻意避讳了自己的名字。据他透露,几年前,自己在叙利亚的家园被炮弹击中,此后一家人便开始了流亡的生活。一番折腾后,最终他们来到了阿兹拉克难民营并选择在这里住下。这位男子表示,这里的服务要要比其他地方好些,但当问到住在这些空空如也的棚子里生活质量如何的时候,他耸了耸肩膀,说道“看看你的周围”,“这儿看起来好吗?”。

640.webp (4).jpg

生活在此地的人们虽然逃过了战争的阴霾,但等待他们的却是更加糟糕的生存环境。无论是简陋的居住条件,还是缺电少水的生活日常,都很难称得是正常人应该过的生活。不过,就像沙漠之中总是有一汪绿洲一样,叙利亚难民营也有自己的绿洲,那就是一家使用了区块链技术的小型超市。


沙漠中的一汪绿洲

巴萨姆是生活在难民营的成员之一。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推着一辆购物车游走在当地的一家超市,那里有成袋的大米、种类不多但成色还算可以的蔬菜等生活产品供他选择。

640.webp (5).jpg

今天,他穿了一件黑色的毛衣,衣角塞进了牛仔裤的腰里,脚上穿的是一副长筒靴,上面还沾了厚厚的一层泥土。他推着购物车来到收银台准备结算,收银员清点了一下消费金额,之后令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他并没有像往常那样刷信用卡或是给对方现金,而是稍稍抬了一下头,眼睛注视着前方屏幕的摄像头,没一会儿屏幕上便出现了他的眼睛的画面,一次“刷眼支付”的流程就这样结束了。他从收银员那里接过收据,走出门外,和道路上熙熙攘攘的难民融为了一体。

可能巴萨姆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刚刚使用的是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最新研发的区块链技术。刚刚抬头的举动正是为了让机器扫描自己的虹膜,验证自己在联合国数据库中的身份,同时查询自己在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区块链系统中的家庭账户,进而完成这笔支付。听上去似乎难以置信,但在这片贫瘠而又荒凉的土地上确实发生了如此神奇的一幕。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应该称得上是区块链技术在人道主义援助领域中的首次应用。

如果巴萨姆仔细看一下收据,会发现收据的顶端写着“世界零食计划署构建区块”的字样。2017年初,联合国粮食计划署开始推行“构建区块”项目,为滞留在约旦境内的10万多名难民提供“现金换粮食”的人道主义援助。今年年底,该项目会覆盖约旦国内50多万名难民。那么实行区块链技术的意义何在呢?最初的答案其实很简单,就俩字:省钱。

640.webp (6).jpg

从2009年起,WFP不再使用分发粮食的方法赈济灾民,而是选择直接向当地拨款。这样既能覆盖更多的难民,也能改善当地的经济状况,同时提高救灾工作的透明度。不过这样做也有一个难以避免的问题,那就是和当地银行打交道会面临很多问题,工作效率会大大降低。以2017年为例,当年WFP向当地共计拨款13亿美元,而中间产生的交易费和其它手续费数额如此之高,足以让数万个家庭填饱肚子了。在使用区块链技术后,这一现象得到了明显好转,据说刚推行的时候能够为联合国节约98%的手续费。

不过区块链的功效并不仅仅体现在省钱一方面,在负责人Houman Haddad看来,区块链完全可以有更广阔的的应用天地。我们知道,区块链技术的特性之一就是记录一旦上链便很难更改,换句话说,每个难民的消费记录都会被完整地保存在链上,无论他们以后是继续生活在约旦,还是回到边境的另一边,这些记录都会伴随他们终生。由于有了完整的信用历史,难民想重新开启一段新的生活将变得容易很多。

“你可能并没有多少钱,但是如果你能通过区块链保存的交易记录证明自己能攒一笔钱,这点钱对你的信用积分就是有帮助的。假设一名难民回到了叙利亚,他就有可能凭借自己的交易记录获得一笔小额商业贷款”,Haddad说道。

正是本着这样的初衷,“构建区块”项目正在尝试将难民的身份信息转移到链上,为他们提供安全的、不可篡改的身份记录,这样它们即时没有携带任何证件,也能证明自己的身份。

“他们可以利用虹膜验证来证明自己的身份,因此不用携带身份证件。不过这一计划还没有完全付诸实施,这只不过是我们希望能够实现的未来计划的一部分”。


公私链取舍的纠结

“构建区块”项目最初在巴基斯坦的难民营试运行了一段时间,不过由于交易速度十分缓慢、手续费也高的离谱,所以最终结果并不是十分理想。Haddad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系统采用了公链,于是如今在约旦开展的区块链项目纷纷改用了私链。

对比一下公链和私链,我们会发现,公链的好处是任何个人和机构都很难篡改交易,但缺点是交易费用过于高昂。而私链可能交易费用很低,但需要一个中心化的机构维持系统的日常运转,用户要想参与首先要获得WFP的同意。此外,WFP还拥有更改交易记录的能力,如此一来交易过程中的确排除了银行等第三方机构,不过WFP自己却变成了一家银行。

640.webp (7).jpg

此外,由于采用的是私链,所以“构建区块”项目的影响力和辐射范围其实是很小的。这也招来一些批评人士的非议,他们中的一些人认为采用区块链技术和作秀没什么两样,因为使用传统的数据库也能轻易地做到这些事。还有一名批评人士称,拿那些居于弱势地位的难民来试验区块链技术有可能会引发道德风险。历史上无数例子表明,大规模收集身份和生物识别信息最终往往会给逃亡者带来灾难,去年发生在缅甸的罗兴亚人种族清洗事件就是个很好的教训。

尽管外界不断传出质疑的声音,Haddad依然坚持认为这是个“巨大的成功”,“‘构建区块’项目降低了分享难民信息的成本和风险,改善了WFP对难民援助商业的控制、灵活性和问责机制”。“如果现在我们接到通知,20000名难民正在星夜前往难民营,我们可以在第二天早晨就为他们准备 好一切。而传统的方式可能要持续两周,而且还要制作大量纸质的食物券”。


写在最后

目前,除扎塔里和阿兹拉克两处难民营外,其它难民聚集的地方均尚未出现“构建区块”的身影。那里的小商贩大都采用“夫妻店”的形式经营,食品、洗衣机、旧自行车等都是他们的贩卖对象,本质上和黑市没什么区别。如果不能在这些地区推广“构建区块”项目,那么这个项目便会沦为一个由中心化机构控制的数据库,分布式和去中心化全都变成了华而不实的美丽外衣,除了为WFP的人道主义救援工作增添一点效率和透明度外,它的实用价值将变得微乎其微。这是WFP需要注意和进一步落实的。

此外,人们希望WFP可以允许更多的非营利组织以节点的身份加入区块链系统,这样它才会更像一个公链,用户的信息才能得到更好的保护。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