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区块链资讯 > 5亿发展基金正在备案 4个链改试验区已设立——链改深圳闭门会详解发展版图

5亿发展基金正在备案 4个链改试验区已设立——链改深圳闭门会详解发展版图

链改的行动之快,的确是区块链的速度。

9月27日下午,“链改”发起人高斌一下飞机就赶往深圳市科技金融促进会的会议厅,“链改”第五场闭门会议在这里召开。高斌是旗点区块链生态创始人、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联席秘书长。

8月5日提出“链改”,不到两个月,“链改”已经在北京、上海、杭州三地举办四次闭门会议。“闭门会议,主要是听取大家对链改的看法,聚集更大的共识。”深圳闭门会议上,高斌开场说道。互链脉搏作为此次深圳闭门会议受邀嘉宾倾听了链改的规划。

在吸取前四场闭门会议以及两个多月的四处走访获取的共识,高斌脑海里,“链改”的版图基本完善。

本月早些时候,互链脉搏一行人曾来到高斌位于北京望京SOHO的办公室。高斌已经向“互链脉搏”在黑板上描绘出他设想的“链改”版图。版图之宏大,思考之周密,高斌已经将链改当成自己接下来的核心“事业”。

相比已经失败的币改,少人再提的票改,区块链产业化中, “链改”在加速前进。

不只是口号 链改路线图

链改的行动之快,的确是区块链的速度。

“年底,链改发展基金要成立起来。”9月13日,高斌向互链脉搏透露。但到了9月27日的深圳闭门会议上,高斌已经说5个亿的发展基金正在备案。“这5个亿的链改发展基金是双GP模式,两个发起人都是央企。”高斌透露,此外,还有5000万元的地方链改基金已经提前落地生根。

除此之外,链改的试验区已经成立四个,包括三个地方政府支持的试验区:链改(青岛链湾)综合试验区、链改(长沙星沙)综合试验区、链改(平泉)综合试验区以及一个专项“链改(广告行业)试验区”。

“今年年底,链改将发展到10个地方综合试验区以及包括资产证券化、房地产、供应链等链改专项试验区。”高斌介绍。

不同于币改、票改、或者共票改还在概念阶段,链改正在快速实施。这源于链改有系统地实施步骤。

比如,9月13日下午北京,互链脉搏受邀参加了链改举办的另一次活动, 30余家机构联合发起的“链改创新项目孵化投资俱乐部”启动仪式。这当中,大部分是区块链投资基金,包括宏畅基金、老鹰基金、中投企智资本、丝合国际基金会、引擎资本、休谟资本、链汇资本、引力资本、EARFUND、雷鹿资本、志成资本等。

这实际上是“群球链改节点联盟”当中资本的联盟,根据规划,这个资本联盟将和链改发展基金一道为链改落地提供金融支持。

这仅仅是链改版图中,五大板块中的其中一块。


9月27日深圳,高斌在PPT上展示了链改的顶层设计。

首先是资源部分,链改设计“全球链改节点联盟”,一切愿意为链改提供支持的节点,都可以选择加盟成为节点联盟成员。“链改推出一个多的月,就有500多个机构性节点申请加入节点联盟,我们筛选了300多个批准加入。”高斌说。

节点联盟根据其功能分为:园区、产业、企业、内容服务和资本服务,在这些节点中,与之对应搭建链改试验区、链改实验室、链改服务平台、链改发展基金。这些机构用技术、商业模式、金融、经济等链改方式,推动区块链落地。

中国通信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作为组织单位、北京旗点区块链生态作为执行机构。

在深圳的闭门会议上,许多机构有意愿参加链改的节点联盟。比如井通科技愿意提供区块链技术支持、国际中小企业联盟协会愿意提供培训支持、一带一路通识联盟愿意提供海外拓展支持等。


(图:深圳链改闭门会议现场

链改——有顶层设计的区块链改革实践

“币改”、“票改”等区块链的改改不同,链改是一个区块链改革的“顶层设计”,这源于提出链改的组织——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

2017年1月,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宣告成立,该委员会隶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主管、民政部登记批准的国家一级行业管理社团——中国通信工业协会。

根据公开媒体报道,成立后,该委员会做了几件事情

1.       启动全球区块链万里行活动

2.       启动“区块链+双创、区块链进校园”活动

3.       成立了全球区块链投资联盟

4.       担任评委并指导了迅雷区块链全球应用大赛

5.       我为区块链代言100

“过去我们做了很多推动区块链发展的事,积累了很多资源,但比较散。”高斌说,链改的出现,让做的这么多事有了一个“主心骨”。

8月5日,在中国通信协会区块链专业委员会第二次全员大会上,主任王军宣布区块链行业的重大改革,发布区块链链改行动计划书。

巧合的是,此前一天,同样围绕着区块链,青藤联盟推出了“票改实验室”,人民大学金融与互联网实验室推出了“共票改革实验室”,加上7月5日FCOIN、CSDN等推出的“币改”,一时间,中国区块链改革出现四大概念共存的情况。

但在高斌看来,无论是币改、票改还是共票改革,都聚焦在区块链的某个环节改革,“链改”则能取得各方最大共识。“当链改提出来后,我们过去的业务都顺了。”高斌说。

“币改”、“票改”、“共票改”不同,链改天生有政府背景。并且链改委员会也计划放大这种能量。

根据链改委员会的计划,其人员设置上还会进一步引入政府资源,包括

1、组建跨部门跨行业横向的顾问机构“区块链改革(链改)指导小组”(简称“链改组”),邀请国家级老领导和省部级领导、院士、专家及相关的司厅局单位领导担任成员

2、邀请中央网信办、发改委、工信部、科技部、财政部、人社部、国资委、中科院、工程院、科协等所属机构和实体企业及区块链企业联合组建行动机构“区块链改革(链改)行动联席会议”(简称“链改会”);

3、设立具体办事机构“区块链改革(链改)行动联席会议办公室”(简称“链改办”),由规划与宣导、技术与平台、资金与基金、学术与智库、实验室管理、试验区管理、技术队管理、服务团管理、超级节点等工作处室构成。

链改组、链改会、链改办如果如计划所设计那样成立,这个链改计划就形成了跨部门、跨学术、跨领域的综合性区块链改革的顶层设计,放眼全球,仅此一家。

在中间层面,链改计划制定了诸多项目标:比如设立混合制国家级股份公司、设立链改产业发展基金公司、每个省选择3-5 个地方政府共建链改试验区、选择10 家左右大型品牌企业作为链改实验室等等。

相比“币改”、“票改”、“共票改”,链改的计划是更为周密和具有可操作性的。

但纵观整个“链改”计划,其缺少颗粒度到实际操作的安排。比如什么样的企业适合链改、如何链改、链改步骤是什么、需要哪些必备的条件、链改委员会如何对具体项目提供怎样的支持等。

另一方面,关于链改,虽然取得了从政府到地方、从产业到企业的最大共识,但是关于链改究竟为何,从不同领域、不同专业的人看来,也会有不同看法。如何进一步统一共识,也是链改委员会要解决的问题。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曹元 资深编辑 互链脉搏首席内容官
40
32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