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区块链资讯 > 中国用微信、海外用电报——EOS治理面临的大问题竟然是东西文化的不同

中国用微信、海外用电报——EOS治理面临的大问题竟然是东西文化的不同

EOS大同世界的理想丰满,现实世界“鸿沟”难逃。Sven强调说:“这不是EOS的问题,而是世界的问题。”

互链脉搏按:此文乃互链脉搏邀请专栏作者“剑摩”对David Floyd发表在coindesk的内容进行翻译。文章视角独特,反映出区块链全球发展的文化差异。值得一读,以下是具体内容:

尽管这是一个分布式的新世界,但EOS仍在不遗余力地保持维持各个社区间的联系。
在今年6月份EOS正式主网上线之前最大的分歧是技术开发团队间的竞争,而在这之后,社区面临的问题是东西方文化的“分歧”。鉴于东西方语言的差异以及中国目前的互联网独特形态,中国用户难以和国外用户使用同一种交流平台:国外用户大多使用电报,而中国用户则使用微信。
这种分立的局面,使得EOS难以实现其民主治理的愿景和承诺,对于用户而言,国外的用户相对于中国用户而言更容易解决争端。在EOS区块链网络的早期,争端的解决是一个很重要的社区议题,如在部分社区成员私钥被盗的情况下,EOS仲裁机构ECAF便可以使用仲裁的手段保护用户的数字资产。而被黑客攻击的中国用户却因为无法访问ECAF的网络服务而无法申请仲裁,一些中国用户甚至都不知道仲裁这种解决方案的存在。
近期,EOS社区开始正视东西方鸿沟,一个新的组织——EOS华语仲裁社区(EMAC)成立,以增加中国用户的访问权限,目前已经有两名成员加入该社区。EMAC发言人表示:“我确实认为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仍然存在”,“但通过社区合作,我相信这不再是十分严重的问题,最终是可以被克服的”。

语言鸿沟

毋庸置疑,EOS的官方语言是英语,而且第一语言不是英语的EOS用户一直在强调:目前完全参与EOS的确需要英语技能。
“我们发现很难找到西班牙语的任何信息,”EOS Argentina的发言人谈到在EOS早期的情景。而巴西的Luiz Hadad EOS Rio表示,到目前为止,仍然很难见到有关葡萄牙的信息。韩语被认为是EOS的第三主要语言群体。但尽管如此,EOSYS的Orchid Kim表示,“韩国社区如果要参与整个EOS社区仍然需要诸多的翻译工作”。

EOS Argentina的MatíasRomeo(左)和JesúsChitty(右)在首尔参会     图片来自EOS Argentina

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对EOS感兴趣的西班牙语,葡萄牙语和韩语社区的用户至少开始使用英语。而部分大节点的翻译工作也正在帮助他们的社区扩张到更多非英语使用者当中。
尽管华语代表了世界语言的巴别塔,但是,中国以外的EOS社区都加入一个由英语主导的对话平台——Telegram。

渠道鸿沟

“你无法从中国境内通过正常途径访问电报,”Block.One的前产品副总裁 Thomas Cox无奈表示,“所以我们选区的整个部分都被有效屏蔽了,并不是我们不在乎中国用户,只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去接触他们与之沟通”。
ECAF主席Moti Tabulo也注意到中国互联网环境的困境,他指出,在中国只能使用虚拟专用网络(VPN)访问Telegram。正如EMAC代表Stephen Zhang在8月份所言,中国用户可能也并不愿意抛弃国内的主要通信工具——微信,“微信是中国居民主要的社交工具。不像西方社交媒体网络,有Twitter,Facebook和不同的平台可供选择,而在中国微信则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除了语言和社交媒体平台的选择之外,EOS东西方社区之间的差距可能还有其他方面。

文化鸿沟

区块链创业公司Sagewis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Amy Wan最近的一段话表明了差异的关键——文化鸿沟,“当西方人争论权力下放时,我会不以为意,世界上只有少数人真正控制比特币,以太坊等,而这些人都在中国,且并不会对分权进行谴责。”
最近的一系列丑闻引发了潜在的文化差异。一个匿名的Twitter帐户最近发布了一项未经证实的指控( 来源于微信 )——“在中国BP社区中发生了贿赂事件”(块生产者或BP由EOS用户选举并履行类似于比特币矿工的职能)。
CoinDesk报道称,部分西方人发誓要停止对中国区块生产商的投票,而EOS北京的联合创始人却表示,在中国,“大多数人都对这项活动感到愤怒及恐慌”。
这件事充分表明建立一个跨越语言和文化鸿沟的共同治理区块链网络是极其困难的。

未来可期

展望未来,情况似乎有所改善。
根据EMAC的声明,在EOS Pacific Micheal Yeung的领导下创建了EMAC社区,以“提高华语社区成员参与治理意识,促进东西方社区在治理和仲裁方面的合作”。但由于部分受害者开始骚扰威胁EMAC志愿者,该组织于7月宣布停止向EOS受害者提供直接性的帮助。

EMAC的第一任主席Michael Yeung于7月卸任(中)    图片来自EOS Pacific

如今,该组织正致力于为中文社区提供有关EOS治理的“教育和培训”。此外,EMAC的两名成员Stephan Zhang和Siqi Yao已加入ECAF,这意味着EOS的主要仲裁机构不再缺乏华语的声音。
与此同时,另一个新组织EOS联盟正在以仲裁方式主持仲裁和其他议题,特别是宪法问题。该联盟正在协调解决相关文件与中文的翻译工作,并努力减少紧张的局势。例如,它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BP被指控贿赂的声明,警告不要在社区内出现不公平的现象。”
Sagewise的Wan也加入了EOS联盟,担任争议解决和仲裁工作组的负责人。她表示:“自从与EMAC接触以来,我们一直在努力与他们合作,以弥合鸿沟,不是与两方分别进行两次讨论,而是进行一次大型的全球性讨论。”
Cox称,情况正在迅速改善,“可以说,在一个月前,很多人会有分离感。我现在可以说任何一个认为存在不可弥合的鸿沟的人已经落伍了”,“但将EOS社区团结起来并保持团结的尝试仍然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EMAC也回应表示“我们的确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当然,EOS并非是唯一一个面临东西方鸿沟的项目。正如Wan所说,由于人们普遍认为比特币网络是被中国矿工控制了的,从而引起了西方世界的不满。
或许东西方应该被差异管理,两方应该有自己的解决方案和发展路径,如智能合约平台Neo通常被称为“中国的以太坊”,这种现象也不仅限于加密:西方有谷歌,中国有百度;西方有亚马逊,中国有阿里巴巴。
Sven强调说:“这不是EOS的问题,而是世界的问题。”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2
剑摩 90后区块链小生
20
2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