薪付宝“诉讼门”:牵涉“中国首富”牟其中,前COO涉嫌职务侵占?

去年“9·4”公告后,薪付宝陷入伴随ICO清退而来的质疑与纠纷中,至今风波未息

传奇首富牟其中站台的薪付宝曾是数字货币领域的明星项目。去年“9·4”公告后,薪付宝陷入伴随ICO清退而来的质疑与纠纷中,至今风波未息。指控牟其中妻妹侵犯名誉权、币圈“宝二爷”郭宏才侵犯人格权、前COO卢洪峰涉嫌职务侵占……在ICO泥潭中挣扎的薪付宝,应对外界维权的同时发起针对多人的一系列控告。


文|尹谦

 卢洪峰的公开履历非常靓丽:清华大学本科、康奈尔大学硕士,注册金融分析师、注册金融风险管理师,芝加哥大学MBA,前美国花旗银行副总裁。

不仅如此,他还两次登台浙江卫视的当红节目《爱情连连看》,并写了一首歌弹钢琴向嘉宾林志玲告白,成为跨界名人。

薪付宝在数字货币领域也曾有超高的人气。传奇首富牟其中站台、“币圈首富”李笑来加持,甚至“宝二爷”郭宏才也与之牵涉。尽管之后各方与薪付宝产生矛盾甚至互相攻击,但至少令其保持了不低的关注度。

当年卢洪峰加入薪付宝公司担任COO(首席运营官),双方都带着光环。反目后,薪付宝创始人米绘锦对卢洪峰的指控非常严厉:侵占公司价值约70万人民币的数字货币,可能涉嫌刑事责任。


卢洪峰加盟薪付宝

曾经的亲密,都化作恨意。提起卢洪峰,米绘锦多次用“骗子”一词来形容。

2018年10月24日下午,北京银泰中心星巴克咖啡。匆匆赶到的米绘锦对《核财经》说,他外地出差刚回到北京,就连着多场会议。薪付宝针对多人的一系列诉讼都在进行或准备中:诉币圈红人“宝二爷”郭宏才侵犯人格权、诉牟其中妻妹夏宗伟侵犯名誉、诉自媒体人陈星宇诽谤罪……其中,控告公司前COO卢洪峰是最重要的。

侵吞薪付宝资产、利用薪付宝名义发币诈骗,在米绘锦的口里,卢洪峰几乎十恶不赦。但仅仅一年多前,卢洪峰在他眼里还是一个“有能力、有见识”,“聪明、非常努力”的人。

一切要从牟其中说起。

作为中国第一代民营企业家,曾经的“中国首富”牟其中以罐头换飞机、发射卫星、开发边境城市满洲里等被外界熟知。1999年牟其中在上班途中被捕,2000年因南德集团“信用证诈骗案”被判无期徒刑,后狱中改判为18年有期徒刑,2016年9月27日牟其中刑满出狱。

出狱后的牟其中,一边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要求改判无罪,一边招揽旧部准备重振南德集团。牟其中成立“南德复业筹备小组”,声称将布局三大世界级工程:推动中国基建走出国门,智能物联网,运用基因技术治疗癌症。

米绘锦说,他因工作能力获牟其中欣赏,被指定为物联网项目负责人。2017年初,在牟其中组织的一次物联网研讨会上,米绘锦和卢洪峰相识。

按照米绘锦的说法,当时卢洪峰投资失利、创业失败,几乎走投无路。但同时,卢洪峰展示的眼界和能力令其心动,“他投资失败可能是回国水土不服,或者因为不专注?”

多次交流后,卢洪峰于2017年5月加入米绘锦的薪付宝公司成为合伙人并任COO。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北京薪付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10月10日,注册资本100万人民币,位于北京市海淀区马连洼北路8号C座四层406-C079,经营范围包括:软件开发,技术开发、技术服务,计算机系统服务,基础软件服务、应用软件服务,市场调查,企业管理咨询,数据处理(数据处理中的银行卡中心、PUE值在1.5以上的云计算数据中心除外)。

薪付宝原为米绘锦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3月变更为“其他有限责任公司”。同年6月,薪付宝公司的投资人增加了上海新歌雅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和自然人裴琳,米绘锦任董事长。


助力薪付宝ICO

按照米绘锦的构想,薪付宝是一家垂直于企业薪酬支付领域的金融科技型创新公司,向中小企业市场推出薪酬支付和大数据管理服务。

虽然米绘锦称薪付宝本身是一个区块链系统平台,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卢洪峰的加盟,薪付宝的区块链概念才广为人知,并走上ICO的快车道。

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即首次代币发行,是区块链初创公司以发行数字加密货币为项目进行的融资方式。2017年上半年,正是区块链概念火爆、ICO项目蓬勃发展的时期。根据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发布的《2017上半年国内ICO发展情况报告》,截至2017年7月18日,面向国内提供ICO服务的相关平台有43家,累计投资26.16亿元,参与人数10.5万。金融科技分析研究公司Autonomous NEXT的数据则认为,国内参与ICO的人数高达200万。

作为“理工男”出任薪付宝COO,卢洪峰既负责技术又负责拓展商务资源。

网上至今留存着一篇作者为“薪付宝首席运营官卢洪峰”的文章《区块链薪酬福利是什么鬼东西?》。在这篇发表于2017年7月的文章中,卢洪峰推介了薪付宝(SingPay)发行于薪酬福利领域的应用数字货币——薪币。

文章称,薪酬福利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系统集成了薪酬支付领域各种事物的在线管理,包含薪酬发放、个税缴纳、五险一金的缴纳、福利发放;薪酬福利BAAS(Blockchain as a Service)系统则在SAAS基础上加了调用区块链的功能。

“智能合约是以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合约,是不可更改且自动执行的,因而避免了在传统合约上的违约问题,及违约后强制执行合约的高成本问题。在薪酬领域,智能合约的原则应用在劳动合约上,也可以解决工资的拖欠问题,及合约终止时补偿金问题等等的劳动争议……”文章中如是写道。

在一些宣传材料中,薪付宝的早期投资人既有传奇首富牟其中,又有“币圈首富”李笑来。它在众多ICO项目中迅速脱颖而出,成为明星。

2017年8月18日20时,薪付宝启动ICO,发行代币SIP(即SingPay缩写)。公告显示,该轮ICO数量为3亿枚,其中0.3亿枚分配给早期投资者,2.7亿枚用于ICO,众筹平台有币交所和Baseico,支持币种为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其中1个BTC兑80000SIP 、1个ETH兑6300SIP。

2017年8月20日,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交所与薪付宝公司就ICO签订协议。  

 

 米绘锦说,薪付宝ICO非常火爆,原定截止时间为9月17日,但刚进入9月就完成了3亿枚的目标,融资约5000万元。

退币风波

在ICO几乎疯狂的局面下,5000万元融资额不算高,但足以令薪付宝团队振奋。

“薪付宝是一个采用区块链技术智能合约协议构建的薪酬数字支付系统,是处于银行层级之下的一个底层工具”;“薪付宝是一个没有信息枢纽和资金中转站的系统,无论数据还是资金均是点对点的流动”;“薪付宝是以人为中心,实名的一站式场景平台,基于开放创建移动的生态系统,贯穿个人金融理财、生活消费、办公即时通讯等人们真实生活的各个场景”。在一篇文章中,薪付宝甚至被称为牟其中东山再起的方向。

然而,监管利剑迅速落下。

2017年9月4日是区块链和数字货币发展史上的一个标志性时间点。当天,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严禁包括ICO在内的代币发行融资,明确将ICO定义为非法公开融资的行为,涉嫌非法发售代币票券、非法发行证券以及非法集资、金融诈骗、传销等违法犯罪活动。“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合理保护投资者权益,妥善处置风险。”

随后,相关部门行动,查交易平台、封矿场、禁止相关人员出境。风声鹤唳下,各ICO项目开始了退币工作,薪付宝也不例外。

根据薪付宝公告,其ICO清退工作自当年9月7日上午8时开始,至10月18日上午8时结束时,已清退回收990372965枚SIP币,占10亿枚总发行量的 99.0373%。

而实际上,薪付宝清退从起始就广受质疑,至今风波未息。

“9·4大限”后,网络上流传着薪付宝拒不退币、米绘锦跑路新加坡的传闻。牟其中的妻妹夏宗伟9月8日发布的一条微博更令事件扑朔迷离。

夏宗伟题为“友情提醒”的微博称:“近日,本人收到了有人向我咨询关于牟其中先生是否投资了什么所谓薪付宝的事宜。经与牟其中先生核实,牟其中先生没有投资薪付宝!!!”

不仅如此,夏宗伟还声明:“如果此类伪造的相关信息产生了经济损失者,建议各位及时向相关司法机关报案!”

后来,“宝二爷”郭宏才也卷进风波。郭宏才12月27日的微博转发了一张控诉薪付宝和米绘锦“主观诱导或欺诈投资者”的聊天截图,并评论道:“薪付宝这帮骗子,创始人来找我投资,号称牟其中投资了他!结果刨根问底才发现纯粹胡说八道!”

米绘锦告诉《核财经》,他创业薪付宝,牟其中是支持的,而且作为早期投资人象征性地投了1个比特币,签有协议。他认为,夏宗伟的微博声明想置其于死地,所以非常生气。为了揭示真相,2017年10月许他以侵犯名誉权为由将夏宗伟告上法庭,次月申请追加牟其中为第三人出庭。在追加起诉通知书中,米绘锦亦提及与牟其中签的协议。

米绘锦还以“诽谤罪”为由,起诉了“写稿黑他”的自媒体人陈星宇。2018年6月29日,北京市石景山区法院受理了此案。《核财经》通过微信联系陈星宇,后者不愿多说与米绘锦的恩怨,只是告诫“不要被忽悠了”。

米绘锦欲状告的最后一人,就是卢洪峰了。

北京石景山区法院受案通知书。  


  反目成仇

为了规避“ICO禁令”,国内以交易平台为代表的部分区块链项目远走海外,一些ICO项目则用国内发币海外上市的方式规避风险。

薪付宝亦想到了这个方法。米绘锦向《核财经》提供的理由是,当时一部分人看好薪付宝,拒绝退币,所以他们给投资者提供了三种选择:直接退币、币转为股权、新发SIC币换SIP币。

米绘锦回忆,2017年9月初他和卢洪峰商量在新加坡成立公司发行SIC币后,卢洪峰拿着电脑进厕所,几分钟就设好智能合约,完成了10亿枚SIC币的布置。

关于SIC币的纠纷一直延续至今。2018年9月,仍有人在网上维权,投诉薪付宝和米绘锦拒不退币。米绘锦则称,绝大多数投资者完成了退币,网上发文的是一名代理商,其不愿吐出代理过程中的获利,因此不愿意退币,却“捏造事实、散布谣言/煽动闹事”攻击薪付宝公司。

按照米绘锦的说法,这一切都和卢洪峰有关。双方“闹崩”的导火索就是他严令卢洪峰解决SIP和SIC的遗留问题。因为薪付宝ICO发行SIP币和之后新加坡公司发行SIC币时,卢洪峰掌管着所有技术及智能合约、代币发放和管理的权限,后来的退币等行动也由其负责,而他存有私心令局面更加混乱。

2018年初,米绘锦在朋友圈发布“紧急通告”:“北京薪付宝科技公司原COO卢洪峰先生(英文Jason),已于2017年10月从薪付宝离职。其离职后虚构不存在的虚假事业和老外团队进行私募集资活动,在薪付宝原有社区投资人群中诈骗人民币1000多万元,薪付宝公司和本人概不知情、也从未提供过任何帮助和支持。对其借用薪付宝之名行销诈骗,薪付宝公司将会尽快向公安机关报警处理。”

2018年初,米绘锦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卢洪峰借用薪付宝名义诈骗。  

  

  卢洪峰则于2018年2月20日发布微博反击:“关于薪付宝创始人米绘锦近日的无端攻击,本人申明澄清,米所指属弯(编者注:实为歪)曲捏造。事实上,1. 本人从未入职过薪付宝,也不是米绘锦/薪付宝合伙人;本人认识米,仅限于本人关联资产管理公司及其投资的软件公司为薪付宝提供过少量的咨询答疑和技术编程咨询。2. 经了解,米所指ISQ社区链项目与薪付宝没有任何业务或投资关系。3. 米对本人的其他更多攻击并无事实根据。本人保留依法追诉米造成的名誉伤害的权力(编者注:实为权利)。本人与薪付宝不会有任何业务往来,并请公众知悉。”

 

2018年2月20日,卢洪峰发微博反驳米绘锦。  

不过,除了前述卢洪峰以薪付宝COO名义发表的文章,还有名片等证明卢洪峰确实曾以薪付宝COO的身份活动。  

卢洪峰曾经使用的薪付宝公司名片。  

《核财经》获得的一份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2018年9月13日下发的判决书,亦证明卢洪峰为薪付宝股东。(2018)沪0115民初55287号判决书认定:2017年3月15日,卢洪峰与广州外服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30万元的价格受让上海新歌雅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10%的股权并成为董事。

上海新歌雅人力资源服务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成为薪付宝公司的投资人。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民事判决书,证明卢洪峰为薪付宝公司股东。  

职务侵占疑云

薪付宝的一份材料指控,卢洪峰试图非法侵占薪付宝公司资产,并联手客服负责人控制代币发行主体SingWallet公司,“抢夺控制公司服务器,恶意破坏程序代码及恶意增发大量代币”。

SIC币发行主体为新加坡公司SingWallet PTE. LTD.。注册资料显示,该公司由香港VSQ Technology有限公司全资控股,后者中文名为微商圈科技有限公司,发行股本为10000港币,唯一董事为卢洪峰。

米绘锦说,后来在核查SIP发行和清退账目时,还发现卢洪峰利用掌握代币发放和管理权限的便利,私自转币入个人账户,进行买卖后将获得的比特币和以太坊以及人民币转出,涉嫌盗取公司财产。

币交所用户“卢荣山”的账户记录显示,2017年9月6日充值SIP币500万枚,9月13日充值ETH币10枚、转出至薪付宝公司账户SIP币3895307.037枚。多次交易后,分别于9月9日提现ETH币34.965枚,9月14日提现BTC币0.012枚,9月15日提现ETH币47.777枚、BTC币0.037枚、人民币123558.53元。

米绘锦认为,卢洪峰用其父亲名字卢荣山开设交易账户,盗取了500万枚SIP币,返还3895307.037枚,实际得手1104692.963枚SIP币。

薪付宝公司提供的币交所用户“卢荣山”账户交易记录。  

  币交所用户“蔡映芬”的账户记录显示,2017年9月5日至10日多次充值SIP币合计1625000枚,卖出后分别于9月6日和9日提现人民币合计189199元,9月9日至12日提现ETH币86.76枚。

另有一非实名的105077号账户,9月8日充值SIP币5万枚,卖出后9月9日将人民币8751.709元转走。

薪付宝公司提供的105077号账户的交易记录。  

 米绘锦称,这两个账户也为卢洪峰掌控,盗卖SIP币的钱被其拿走。据薪付宝方面不完全统计,仅此三个账号,卢洪峰就盗取公司SIP币合计2839692.97枚,按照当时价格约值人民币70万元,“完全构成职务侵占罪”。

需要说明的是,上述账户记录由薪付宝单方面提供,《核财经》未能从币交所或其他渠道得到证实。

2018年10月23日,《核财经》记者拨通卢洪峰电话,请他对薪付宝方面的指控进行回应。卢洪峰称米绘锦完全是胡说,但拒绝就具体问题接受采访。

风起云涌的ICO将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推向普通大众,2017年的“9·4大限”并未彻底根除ICO。短暂的慌乱后,区块链热潮很快卷土重来。国内各类数字货币层出不穷,继续编织着吸金和造富神话;2018年春节“三点钟无眠”群横空出世,标志着区块链热达到新高峰,业内大佬、著名投资人、文娱明星,每天都激荡着令人兴奋的话语,引导和吸引更多的人投入区块链大潮。

而曾经的明星项目薪付宝,仍在ICO失败的阴影里挣扎。米绘锦表示,他已经委托律师就卢洪峰职务侵占涉嫌刑事犯罪向公安机关报案,希望公权力介入,将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1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