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交易的尬舞

币圈熊市,量化交易能行得通吗?

文|主笔 Vincent

 熊市做量化,牛市做市值。在币圈,量化交易不仅颇为神秘,还被冠以“财富收割机”之名。

数日前,杭州举办的“首届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峰会”迎冬而至,原本安排120人的会场被闻风而来的人很快填满,主办方IX.com交易所不得不临时增加座位。

杭州“首届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峰会”座无虚席”  

姗姗来迟的Sebrina进场后,一手提着裙角一手举包绕场半圈仍未找到座位,颇显尴尬。近段时日,她一直在串场各种量化会议,试图给躺在硬件钱包里的数字货币找到可靠的管家。

在私募停摆、代币跌底的数字货币市场长熊时期,量化无疑被众多嗅觉敏锐的人士当成保本乃至拯救“韭菜”的唯一稻草。不唯Sebrina,越来越多的机构投资者、私募基金、Token Fund等也将目光投向了二级市场的量化交易。

严格说来,量化交易起源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的股票市场。从 1971 年巴克莱投资管理公司发行世上第一只指数基金起,量化投资在传统金融领域有近50年的历史。而在币圈,数字货币量化交易尚处于早期阶段。

在Sebrina一贯认知里,量化交易天然是盈利的。不过,杭州峰会当天,演讲台上的IX.com交易所创始人Allen迎头泼了她一盆冷水:“在国内2000多家量化团队里,如以币本位计,具备持续盈利能力的量化团队不会超过20%;以金本位计,不会超过5%,也就是说仅约100家。”

量化交易尴尬的盈利处境,使Sebrina对找到可托付的管家产生了不确定感。


被“神化”的量化交易

币圈量化团队自ICO火爆后受到追捧。去年以来,上至分布各大洲的国际化团队,下到“韭菜”搭建的草台班子,涌入量化赛道的团队数不胜数。

一般而言,量化交易是熊市为数不多的可靠商业模式之一。“量化交易是借助先进的统计学方法和数学模型进行程序化交易的投资方式,可以理解为一种提高交易效率的工具,也可以称之为一种盈利的思维。”中国量化投资学会理事长丁鹏告诉核财经APP。

据Allen推测,目前币圈约80%的交易量为量化团队贡献。或许部分因为此,加之人们对它的了解尚不够深刻,在Allen看来,量化团队或多或少被人为地神化,而它事实上与任一其他行业并无不同:有经验丰富的国际化团队,自然也不乏欺诈、虚张声势或过度宣传等行为。

HUMANISM量化(中文名“黑马量化”)创始人孙冠男自居前者。他说,其团队成员在国内当属顶级配置——既有来自东京高盛的VP、曾在瑞银做高净值的客户管理,亦有BAT出身的高级技术工程师,不仅深刻理解量化,而且策略融合了海外传统金融市场和币圈新兴市场的经验,还有稳健的技术基础和开阔视野。

他从“量化交易之父”詹姆斯·西蒙斯处汲取养分,认为量化交易应以人为本,即放弃人在交易时的贪婪恐惧心理,严格用机器执行交易策略的方式来实现盈利。这也是他将公司命名为“HUMANISM(人本主义)”的寓意所在。

但在量化领域摸爬滚打5年后,孙冠男亦承认,很多披着国际化外衣的量化团队充其量为松散型合作。“往往三五人的小团队中,有一两个外国人就称国际量化团队,实在有点自欺欺人。”

更令孙冠男感到遗憾的是,一些量化团队不仅非常年轻,而且经验不足。“我在二级市场做市的时候经常看到盘口的切分,买一、买二、买三……数量完全一样,K线图上画出来的走势图也非常锐化。这和十余年甚至二十余年前的传统金融行业相似。”在他看来,冰山委托(Iceberg Order)时至少应该先放一个随机数来控制挂单,但即便这么简单的一步操作很多团队也没有做。

以量化之名行手动主观交易之实,则是Sebrina的一大发现。“手动主观交易的最大特点就是赌方向。赌对了,量化收益率会很高;一旦赌错方向,客户的本金有可能赔光。”她解释道。

Sebrina觉得游击队式的微型量化团队不足信。今年6月,她将20个比特币交给一个小型量化团队管理,结果惨遭腰斩。而根据她串场掌握的信息,目前国内币圈量化团队以小团体居多,规模一般在10人以下。

用Allen在此次峰会上的话作为总结,目前币圈量化比较简单,假设国内有2000家量化团队,那么其中“一半可能是假量化团队”。

“假设有300家能募到币——而且我认为300家是很大的数字——每家管理规模约500个比特币,即15万个比特币,这已是所有量化团队的极限管理规模了。”据Allen推断,当前量化团队的真实管理规模应为上述数字的一半,即7.5万个比特币。

国内币圈量化团队通常对盈亏讳莫如深。上海某量化团队策略师王刚(化名)向核财经APP透露,币圈量化交易领域少有人讲真话。“很多赔了个底儿掉的量化团队是关起门来抱头痛哭,走出门去趾高气扬。只要有人问,回答一定是盈利的。”

前不久,IX.com交易所与CryptoStrategies共同举办了一场数字货币交易大赛,兆贝资本、伟丰工作室、黑马量化最终在数十支参赛团队中脱颖而出。

据CryptoStrategies提供的数据,在11月12日至25日线上赛期内,趋势跟踪策略分类中,兆贝资本以赛期收益率147.58%,折合年化收益率3837.08%领先;伟丰工作室以赛期收益率16.46%,折合年化收益率427.96%居次。套利策略分类中,黑马量化以赛期收益率16.73%,折合年化收益率434.98%夺魁。

IX.com交易所与CryptoStrategies合办的数字货币交易大赛量化团队三强  

但在Allen看来,这样的成绩不值得吹捧,因为更多的团队没有盈利。“大量做外汇期货、商品期货、大宗商品的(量化团队)根本看不上数字货币市场。如果这些人杀入币圈,恐怕目前的量化团队没有机会。” 

他告诉核财经APP,根据WIND资讯数据,如果以主动量化基金来统计,2017年市场上主动量化基金的平均收益率为1.79%,而这已是量化领域最顶尖高手的成绩单。


 “量化”饥渴症

就数字货币市场而言,其高波动、高流动、高收益的特点天然适合量化交易。一位不愿具名的量化投资人向核财经APP表示,从趋势上看,资金实力强的正规军和具有传统金融市场与币圈量化双重经验的团队正在增多。

赛道变得拥挤,足使活跃在熊市里的量化团队暴露出不足之症:在人们因担忧资产安全越发保守的时候,量化团队不得不广开门路,寻找“钱源”。

Sebrina早早捕捉到了这一变化。

年初时,身为散户的她曾遭数家量化团队无视。那时,动辄拥有数千、数万比特币以及不计其数的其他主流币是量化团队的标配,“几十个比特币根本不放在眼里”。然而今年下半年以来,不接受散户投资的量化交易团队开始极力游说公众募资,最近两个月她便收到了多家机构的量化投资邀请。

“有个量化机构8月联系我时,对散户的最低要求是5个比特币,这几天已经降到2个比特币。实际上,我觉得1个比特币他们也会收。” Sebrina说道。

Sebrina见状,更不敢轻易撒手钱包中的币,毕竟留在自己口袋里才是最安全的。而在币圈,多的是如Sebrina般想扭亏保本又担心所托非人的“韭菜”。

东南亚区块链创新协会秘书长、雄岸东南亚区块链创新中心投资总监周平认为,“小白”对于选择执行某一种量化策略缺乏相关知识经验、市场信息和技术分析能力,在没有第三方监管的币圈,交给量化团队管理的风险不亚于对币价下跌的恐慌。

丁鹏则向核财经APP表示,根据中国证监会的有关规定,公开募集资金必须获证监会批准,非公开募集须满足合格投资人的要求。就国内法律法规而言,虚拟货币仍属于非标类产品,不在公募、私募资金投资的范围,因而当前的数字货币基金募集都涉嫌违规。

作为币圈量化团队的“黑马”,HUMANISM在保护客户上另辟蹊径。核财经APP在其提供的“HUMANISM黑马量化基金数字资产量化管理服务协议”上看到,该协议的订立、效力、执行和解释及争议的解决,“均应适用香港法律”。

HUMANISM黑马量化基金数字资产量化管理服务协议  


从1790年美国第一个证券交易所——费城证券交易所诞生,到1950年过渡到机构主导,股市经历了160多年。而无论Allen 还是360公司前首席科学家、美国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计算机系教授蒋旭宪,都认同币圈量化交易也应放在较长的时间维度里考量。

“量化团队的真正出头之日尚早,首先要待币市进入机构主导的时代。”蒋旭宪最终做出如是断言。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