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区块链资讯 > 盘点2018 | 篇目一:币市遭打压 技术受热捧

盘点2018 | 篇目一:币市遭打压 技术受热捧

2018年注定是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新旧交替的下一个节点中,监管中的挑战和技术演进中暗藏的机会,仍旧并行在通往未来的路上。


“元年”是区块链行业赋予2018年最多的标签:公链元年、通证经济元年、STO元年……

这个饱含“首始”之意的词汇,在2017年年底的火爆市场结尾,曾被寄予了对未来的无限期待。

没有任何一个行业能如区块链一样打破地域边界,在比特币发展的10年里,生长出矿机生产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投融机构和分布式存储、应用等一系列的产业环节。

2018年年初,丰富的想象力被注入区块链行业。当然,还有投机。

又一个四季的轮回即将结束,回顾过往,价值互联网中的每个人也犹如走过四季,见证了初春乍现的暖阳和寒冬漫长的死寂。

2018年成了区块链行业“期待落空”的一年。

比特币带领的加密货币市场没有延续上一年的疯狂,反而在市场周期中不断下行。市场规律外,中、美、日、韩等国家都因抗金融风险的监管本能,重申规范的边界和条框。

相比对“币”的监管态势,区块链技术则如人工智能、物联网等科技竞争力一样,成为大国们追赶的方向。

币市遭打压,技术受热捧,2018年的区块链行业在冰火两重天中渐近尾声。

文|问道

编辑|文刀


 

加密货币市场开年即迎“降温水”

 

2018开年第一个月里,比特币的投资者仍旧沉浸在暴涨的狂欢中,尽管价格已经从去年12月17日的19142美元历史最高点猛落了6000多美元,但1月开始的一周内,当价格反弹至16850美元时,市场被营造出“还会再涨”的假象。

“拥抱区块链革命”的振臂一呼来自真格基金的创始人徐小平,他在某内部风投群里“顺之者昌、逆之者亡”的言论被人截图,传遍了网络。

虽然徐小平后来出面强调,这段话不是他对ICO的观点,但一直在互联网创投圈举足轻重的这位投资者,还是给外界带来资本将要拥抱区块链的解读。

在海外,还有比徐小平更大胆的分析师凯凡·彼得森。

这位丹麦盛宝银行的分析师在今年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预测,2018年,比特币价格可能达到10万美元。人们之所以相信他,皆因他曾测中了比特币在2017年达到2000美元的言论。

这些“看好”如同兴奋剂一般,注入了加密货币投资者的神经。而16850美元则成为未来一年里“硬币”转向阴面的起点,翻转硬币的力量之一便是监管。


 

1月16日,彭博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中国计划对包括比特币在内的虚拟货币场外集中交易进行打击,计划屏蔽加密货币集中化交易的中国及海外平台,阻断国内用户接入。

消息并非空穴来风,10天后,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以下简称“互金协会”)发布了《关于防范境外ICO与“虚拟货币”交易风险的提示》。

互金协会重申去年“9·4”《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时表示,他们注意到了部分投资者转向境外开展相关活动的动向,“境内有部分机构或个人还在组织开展所谓的币币交易和场外交易,并配之以做市商、担保商等服务。”

就在彭博社透露中国监管动向之前,1月12日,美国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在华盛顿的金融俱乐部上,警告那些可能参与到加密货币洗钱活动中的人。

他随后宣布,美国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FSOC)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小组,用于调查加密货币市场。

“子弹”飞过的半个月里,比特币价格出现下跌,在2月2日首次跌破1万美元。


中国全面监管加密货币和区块链乱象

 

1月开年的这次风险提示再次显示了中国监管部门对加密货币的严格态度。

尽管该风险提示提到,有关管理部门对境内ICO行为及“虚拟货币”交易场所的清理整治工作已基本完成。但从后来的一系列动态看,中国金融监管机构对加密货币市场的监测从未放松。

2018年,币圈每隔几个月就吹起的一系列“创新模式”,也从未躲过监管部门打击乱象的重拳。

5月28日,一场邀请国家领袖特型演员参与的区块链大会,在一系列的炒作行为下成为一出闹剧,在相关部门的驱离下散场,成为区块链市场混乱的缩影。后来,“区块链峰会”、“沙龙”成为北京、上海等地的社会活动禁止对象。

8月24日,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等部门再次联合发布风险提示,警惕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旗号,行非法集资、传销、诈骗之实的违法行为,并在总结特征后,倡导民众发现后立即举报。 

4天后,互联网金融举报信息平台就将“代币融资发行”纳入举报了范围。

打击的对象还包括区块链媒体,截止今年下半年,微信公众号中带有“区块链”字样的媒体超过40万,软文、代投、大V站台,区块链自媒体特别的盈利模式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

8月,一轮针对区块链自媒体的整治行动首次袭来,包括金色财经、火币资讯、大炮评级、币世界快讯服务等多家区块链自媒体的公众号被封停;3个月后,在网信办开展的又一轮整治行动中,封禁名单里又添加了多个区块链知名公号。

10月到11月间,STO( Security Token Offer)成为币圈的新热点。这种以Token为载体,通过对外融资实现金融资产或权益证券代币化的模式,很快在12月4日成为北京互金融协会《风险提示》中的防范对象。

在12月1日举行的"2018(第十七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北京金融局局长霍学文在演讲中明确,STO为非法金融活动。他警告称,如果在北京宣传STO,政府将视同非法金融活动予以驱离。

矿圈的监管并未遗漏。地处中国西南、西北电力资源丰富地区的比特币挖矿源头,也在一年中多次遭到四川、贵州、新疆等地方部门的引导式清退。

除了央行、银保监会、互金协会等机构,国家互联网金融安全技术专家委员会(以下简称互金专委会)对区块链和比特币的关注甚至比“9·4”政策更早。

在中国的互联网行业中,这家机构和互金协会的发文,一度被视作金融监管动向的感应器。

在其官方网站中,行业报告一栏中共发布10页、96条监测报告,其中共有13条涉及区块链和比特币的监测,包括市场行情变化、场外交易、交易平台和区块链技术安全等,而最早的监测可追溯到2016年该机构成立之时。

 

互金专委会对币、链的历史监测报告

 

2018年的中国,币市、矿圈、链圈,凡是涉及到“币”、可能带来金融风险的环节,通通处于监管的重重包围之下。

密不透风的中国式严监管,结束了2017年比特币的中国市场“崛起盛况”,也让乱象丛生的区块链投机市场进一步得到遏制。


全球监管趋严成主流

 

在中国全面打压加密货币市场的投机行为时,韩国、日本、美国等市场成了中国加密货币投资者关注的新地方。

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区块链项目、投资机构等产业环节将全球化视作目标,出海成了不少平台的选择,但海外从不是法外之地。

据链塔数据显示,截止今年11月,有44个国家发布了ICO监管政策,持中立/积极态度的国家最多为25个,约占全部被监测国家总数的57%;完全禁止的国家有8个约占总数的18%。这同时意味着大多数国家对ICO还处于观望和犹豫状态。

一向以“自由”为标榜的美国,今年的监管动作不断趋严,该国从现有的监管框架中规避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带来的风险。

美国财政部长Steve Mnuchin早在年初就寄望能和G20国家合作,阻止比特币成为一个数字版"瑞士银行账户"。

1月25日,他在瑞士达沃斯举办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表明了他的立场。对于加密货币,他的首要关注点是"确保它们没有用于非法活动"。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Sigal Mandelker响应了这一立场,在访问了中国、韩国、日本后,她对中韩日三国加密货币监管力度曾表示肯定,“全世界都需要像这样监管加密货币交易。”

ICO(首次代币发行)行为早已被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盯上。去年12月4日,名为PlexCorps的私人控股公司及两名高管涉嫌欺诈投资者,成为SEC首次针对ICO诉讼的对象。

2018年2月6日,SEC的主席就表示,ICO参与者需要考虑“币”是不是证券,它们符合证券的一些关键特征,而发行证券需要牌照。

很快,在今年5月,美国监管部门就拿以太坊开刀,调查类似的虚拟货币是否适用证券监管规则;半年后风靡全球的STO模式,同样面临持牌门槛。

今年9月,美国多家金融公司申请比特币ETF的消息,一度被市场视作转变熊市的“利好”风向标,但SEC多次拒绝了此类产品的批准,这波“利好”期待终究在监管的谨慎态度下“凉凉”。

日本原本对加密货币态度较为友好,但在2018年年初,加密货币交易所CoinCheck被黑,价值约5.3亿美元的新经币失窃。日本金融厅(FSA)开始对加密货币进行严格监管,对交易所准入的审查更是慎之又慎。

合规一度成为海外交易平台进军日本市场的第一大门槛。

2017年崛起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币安,曾一度将日本视作出海的目的地之一,结果今年3月,币安就收到了日本金融厅未获批转开展业务的警告文件;9月,火币集团在历时3个月、5轮面试后,才以控股当地一家持牌交易所的方式,曲线进入日本市场。

韩国曾在去年中国打击加密货币的态势下,被视作亚洲市场的新驱动。

但在加密货币的监管层面,韩国并未像外界的想象中那样宽松。去年,该国发布的ICO禁令曾多次在中国社交网络中被疯传为“解禁”。就在12月3日业内的一次中韩交流活动中,韩国区块链协会自律规制委员长田镇夏明确辟谣,韩国的ICO禁令从未松绑。 

全球范围内,新加坡或许是对加密货币等业务相对宽松的地方。

2018年1月9日,新加坡的副总理表示,无论交易使用的是法币、加密货币亦或其他价值传递的新手段,均适用国家法律。一批中国人创立的区块链公司及加密货币投资机构在新加坡注册。

 "一个很明显的暗示是,监管者要对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进行更严格的监管。"1月24日,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首席金融技术官Sopnendu Mohanty说,他没有预料到比特币会经历一次莱曼兄弟式的金融危机。

他也同时强调,监管者可能需要针对比特币这类数字货币为消费者提供相应保护政策,让它可以持续增长。

在美国、日本、韩国为主的加密货币市场中,各国的监管机构以自己的法律体系为防守,应对着比特币席卷的这场新金融潮流,防止洗钱、恐怖主义等可能对国家安全带来的严重犯罪,成为大国打击加密货币的重要基调。

而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则仍在探讨加密货币监管的路上。

无一例外的是,比特币在发展了10年的历程中,从在大范围内实现它的“货币”目标,没有一个主权国家承认它的货币属性。


 

各国开门迎接区块链技术

 

相比各国闻“币”神变的打压态势,分布式数据库本质下的区块链技术,则是各个国家无法忽视的新科技,各国政府在技术和应用的支持上,反倒呈现出统一的支持态度。

 

区块链的应用方向,图源链塔智库


“毫无疑问,金融交易、记录、信息获取和通信的数字化将继续增加,并且活动背后的电子网络将继续变得更加密集和无所不在。”今年7月,美国两次国会听证会讨论了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的优点和风险,学者、专家列席的数小时会议后,帮助金融服务委员会得出了上述结论。

今年8月,韩国的预算会议上,当地官员将5万亿韩元授权给“通过创新实现增长”计划,其中包括对区块链技术和人工智能研究的大量投资。

对此,韩国政府进一步阐释 ,“政府将专注于推广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开发区块链技术,以确保数据管理的安全性,并促进共享经济。”

中国“币链分离”监管模式下,对区块链技术应用则呈现了大力支持的态度。

早在2016年10月,中国工信部就发布了《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2016)》;2个月后,区块链首次被作为战略性前沿技术、颠覆性技术写入国务院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的通知》。

地方政府则紧跟中央导向,以“规划引导+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动区块链技术应用的落地。

早在2017年,北京、上海就作为先发城市,带动着杭州、深圳、南京、成都、贵州、海南等地,形成了一幅区块链城市版图。

有媒体统计,截至2018年10月,中国已有31个省市的政府部门,发布了扶持区块链正向发展的政策性文件。此外,“资本支持+产业园落地”也是各地政府落实政策的2018新动作。

今年4月,杭州区块链产业园启动,成立了规模为100亿元的雄岸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深圳不甘落后,也启动了首个区块链创投基金,市国资委旗下的两家机构资本担任基金管理人;今年7月,南京也出现了百亿级别的“公链共同体创新投资基金”。

10月,海南自贸区也传来落地“区块链试验区”的消息,成为国内首个正式授牌区块链试验区,期待利用海南深化改革开放的政策优势,抢占区块链产业制高点。

在各地政策的扶持下,中国的区块链专利数名列前茅。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8月27日,2018年度世界主要国家的区块链专利数为1300多件,中国年度公开的区块链专利数已经达到了1065件,占比世界主要国家区块链专利数量的77%,位居全球第一。

 


中国特色的“无币区块链”探索

 

从中央到地方,中国国内发布的一系列的指导意见和通知,不断推动、扶持区块链技术在实体经济中的应用。

国内的互联网巨头、上市公司及区块链行业的早期企业,也以此为导向,探索“无币区块链”。

有数据统计,截至2018年3月底,区块链领域的行业应用类公司数量最多,其中为金融行业应用服务的公司数量达到86家,为实体经济应用服务公司数量达到109家。此外,区块链解决方案、底层平台、区块链媒体及社区领域的相关公司数量均在40家以上。

一向被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创业者嗤之以鼻的中心化巨头、上市公司,从未在区块链技术上放弃布局,保险、公益、溯源、跨境供应链等成为率先验证技术可行性的现实场景。

“在阿里巴巴交易平台几万亿的交易额,几十万亿的交易额,没有区块链是要死人的。”阿里创始人马云多次在公开场合表露出对比特币的否认,但在区块链技术上,他明显更积极。

今年11月,阿里将区块链技术结合大数据、物联网,植入了跨境供应链的场景中。

阿里在区块链领域深耕金融,而腾讯致力商品生态。在2018年第一季度的财报中,游戏业务的惨淡给腾讯在二级市场带来了一系列的负面反应,但很少有人注意到的是,这正是腾讯在区块链技术上的下注之地。

AI跑道之外,百度也在布局区块链,该集团前总裁兼COO陆奇曾说,2018年百度的技术研究,摆在第一的就是区块链,“我对区块链技术长期看好,它的特性带来很多好处。”

根据《2018 中国区块链产业白皮书》显示,从区块链产业细分领域投资事件分布状况来看,行业应用服务相关的公司获投事件数最多,总共达到了113起。底层平台领域的获投事件数为42起,区块链媒体及社区领域的获投事件数也达到了28起。

中央和地方政府在推动着企业探索区块链技术的同时,也在发现了当前应用中的问题。

12月1日,北京区块链技术应用协会主办、北京中科金财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与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共同发布了《区块链蓝皮书:中国区块链发展报告(2018)》。

报告指出,在区块链技术应用仍存在五大瓶颈,包括缺乏可规模化推广的区块链典型创新应用;节点规模、性能、容错性三者之间难以平衡;跨链系统互联仍存在障碍;链上数据与链下信息一致性难以保障;缺少统一的区块链技术应用标准。

的确,每一场新技术革命的到来,总会经历各种疯狂和阵痛,如同上世纪90年代的那场互联网泡沫一般,区块链技术的前进道路也必然会经历一段曲折。

2018年注定是加密货币和区块链历史上不平凡的一年,新旧交替的下一个节点中,监管中的挑战和技术演进中暗藏的机会,仍旧并行在通往未来的路上。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蜂巢财经News 区块链真相派,用深度报道去伪存真
9
0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