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链脉搏 影响有影响力的人

区块链资讯 > 标榜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是否最终会形成新的中心?

标榜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是否最终会形成新的中心?

区块链更多的是限制中心化的坏处,约束新的中心的作恶的可能,而不是消灭中心。

2016到2018年间,币圈造就了一种吹牛就可以圈钱的商业模式,所以上天入地能想到被吹的都拿来用上了,不论经济逻辑,无论趋势方向,无论时间窗口。去中心化就是其中一个被吹上天的概念。区块链作为分布式网络系统的一类,其去中心化是一个技术指标,有非常明确的定义,仅指代特定技术栈层级中的一些特性。然后被某些人偷换概念,拿来在社会的各个层面进行意淫和吹嘘,有说生产关系的,有说社会治理的,有说分配制度的 ….  当然这种搞法也不长久。

先回答一下:  一定会有新的中心 !   但问题的根本并不是会不会有新的中心,而是新的中心会对公平性有什么样的伤害。

区块链作为一种新型技术,是去中心化网络系统,但这是技术概念。这个概念和大众关心的去中心化,其实根本不是一回事儿。对于大众关心的中心化问题,权力/控制力的集中,资源/财富的集中,区块链提供了一些工具,缓解一些中心化带来的问题。区块链更多的是限制中心化的坏处,约束新的中心的作恶的可能,而不是消灭中心。

文明各个层面和阶段的出现中心化是必然的,而一代一代的新技术,并不是消灭中心,而有些是增强中心的能力和范畴,比如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技术,另一些是约束了中心的作恶可能,比如密码学技术和互联网技术。(不是笔误,互联网技术两边都占了...)

中心化现在常常被大家看成是一个不好的东西,殊不知我们人类文明可以从动物界脱颖而出,直到发展成现在的高度,都是得益于中心化,得益于其不断扩大的规模,得益于其不断提高的能力。这个好处能成立的本质原因是生产力低下,我们需求中心化来提高效率,减少摩擦将为数不多的生产力充分发挥出来。当我们需要生产力发挥到极致的时候,中心化的优势就尤为明显,例如战争时期。中心化的本质是为了效率,但是到了某一天,效率不再是瓶颈的时候,中心化的负面问题便凸显出来了,中心化对公平伤害便更被大家更多地关注了。

但问题是中心化,是不是一定会伤害到公平呢?其实未必,包括区块链在内的去中心化应用试图在给出这样一个答案,用底层架构的去中心技术,来约束其上可能出现的业务中心,权力中心,资源中心的对公平性的伤害。也许区块链的答案依旧不够理想,但是可能会比之前要好很多。

当然,公平可能是个很模糊的概念,每个人心中有不同的解读。在我这里的讨论中,我暂且框定一个具体的和商业活动有关的定义,以避免误解。我这里用这样的标准来衡量公平,即旧的中心有没有或者有多少超越规则之外的控制力、影响力和竞争手段去扼杀和阻止新的中心的产生。


互联网的中心化和去中心化

TCP/IP以及路由寻径是互联网的根基,这是彻底的去中心化架构的技术。所以这项技术突破了不同的国家政体和意识形态,连接了我们整个世界。这是通讯去中心化架构的伟大胜利,当然成事的不仅仅是这个技术特性,也和那个时期的经济全球化进程这个时间窗口契合。伴随那一次技术更替,其上的商业便有了新的规则和测度,这是花了好长时间大家才弄清楚的。一开始也有很多人说,像现在的区块链开始的时期一样,将技术理念无限拔高到社会的层面,制度的层面,生产关系和人类组织方式等等。

互联网的去中心化是通讯的去中心化,并且仅此而已。在通讯之上,从域名系统、CA证书中心,Web Server,一切都是中心化的技术架构,最后到现在的云计算和CDN将中心化的技术架构推向了极致。然后我们看看这最终导致了什么结果。互联网的通讯资格没有壁垒,谁都可以在互联网上提供内容和服务。所以初期这是一个非常扁平化,非常分散的世界。那么问题来了,用户需要从中找到自己要的东西,就会非常困难。与之对应的,那就是搜索。因为中心化的索引,可以高效地发现用户希望找到的内容。同时,这个业务是具备规模效应的,更多地索引,更多地被使用,可以找得更全,找得更准。这样,第一个扎实的中心出现了。

搜索巨头可以扼杀和阻止其他新的中心出现吗?可以,但没有超越规则的手段。正因为互联网的底层通讯架构是去中心化的,即使Google占据了很大的用户流量比例,也无法在通讯层面狙击其他新型的互联网服务,即使和运营商勾结也还是会相当困难,并且极易被发现。所以,当Google意识到社交服务的重要性的时候,搜索巨头的地位并不能帮他打赢这场竞争,最终败在FB的先发优势面前。虽然FB可以抵御Google Plus那种同质化的竞争,但是面对异质竞争,其自身的社交聚头地位也同样得益甚少,无法阻拦来自移动互联网的新的中心,如Snap。

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在通讯架构之上是中心化,直接导致了用户的行为和数据及其用户之间的社交关系,虽然都是用户贡献的,但是全部垄断在这些巨头手中,并且是这些公司盈利模式的核心,竞争力的根基。平台有绝对的控制力阻拦用户将自己的数据搬去一个新的平台,和这些相关的领域,没有新的中心出现。新的中心需要在服务和体验上有绝对的优势,以至于用户愿意在这个新的平台上面从零开始。

去中心化应用,并不是有了区块链才有的,当然我这里并不是指基于Smart Contract的Dapp。一个经典的例子就是Bittorrent,曾经占据互联网一半流量以上(2006)。自DHT之后(磁力链接),Bittorrent成为一个彻底的去中心化的内容发布和下载的基础设施,这个网络不被任何人控制,没有数据垄断、没有直接的隐私问题,不过用户关心的是我可以更快更方便地下载电影。最后那个同名的公司失败了,Bittorrent究其根本,只是一个工具,0运维,完全社区化运作。在那个时代,这样的服务提供方式,无法建立盈利模式,开发团队无以为继,最终连创始团队也最终失去信心。


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和中心化

基于互联网,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天生具备通讯的去中心化,然后又基于点对点的网络架构,所以用户的访问方式和接入网络的方式也是去中心化的。然后区块链还去中心化了用户的账户体系,用户的行为和数据流转和存储,还有就是业务逻辑的执行过程。而最后一点正是区块链真正的核心价值。

然后,区块链能做到的去中心化部分,仅限于此。

然后除了这些部分,很不幸,依旧是中心化的。首先最大的中心化部分是业务逻辑的制定,也就是项目方。数字货币需要集中交易,才能尽可能汇聚流动性;PoW共识中矿工需要规模化运营才能拿到更便宜的电,更便宜的矿机或者显卡;PoS共识中用户需要汇聚资产给大的验证者才有相对平稳的收益(这个道理和PoW矿池的作用雷同),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中心。区块链的技术和生态架构一直在演化,相信之后还可能有更多成为中心的角色。但是这些中心都将受到底层区块链去中心架构的约束,未必是为所欲为。

项目方是中心化的,但是并没有太多作恶的机会,也没有超越规则的竞争手段来打击其他的项目方。这个约束得益于,区块链不可篡改的核心特性。要注意,区块链不可篡改的关键是业务规则和逻辑不可篡改,而并不是账簿。很多中心化服务的套路都是先用非常优待的规则骗取用户入坑,然后渐渐修改规则甚至还不易被发现,同时还利用数据的垄断特性,绑架用户。这样的事情,在区块链平台上的项目中实施起来就会困难很多,至少一定无法不被发现。

矿工算力或则见证者资产的头部聚集是不可避免的,规模效应使然。也许未来有可能有技术层面的解法,至少现在的现状是这样。有些人提到了 51%攻击,在矿工具备粘性的情况下,其实这并不是主要问题。用双花攻击来获利,对有粘性的矿工来说是一个杀鸡取卵的事情。因为一个头部矿场如果发起51%攻击,那多半这个链是要废了,以后也没得挖了。这里的粘性指的是矿工对矿机和矿场的不可转移投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采用anti-asic算法的链,是在作死,这将使得矿工采用通用设备进行挖矿,把本来不可转移投资变成了可转移投资,矿工就可能具备了干一票走人的动机。

这个中心,更多可能导致的问题是阻止公链的技术更新,因为公链本身的部署实际执行者主要是矿工。如果半数算力的矿工拒绝更新,那么公链的更新将无法达成。前面提到的 51%攻击 也可以针对新出现的其他公链平台,如果挖矿算法一致的话,从而阻碍创新。这个问题在采用anti-asic算法的情况下,都无法规避,作死+1。

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就是个大问题,其中有很多作恶的可能,小者可以抢先交易,歧视性撮合,大者可以凭空增发操纵市场,在K线图上涂鸦。(大侠饶命,我只是说可能,您的交易所一定是好的,公正的,高效的!)  有些甚至很容易实施,并且不被发现。当然现在有个小小的趋势,就是去中心化交易所,至少将清算在链上完成,规避了凭空增发的可能性。

这里可以看到一个有意思的地方,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底层是有一定能力主动约束上层业务的,这将有可能让这新一代的平台上的业务,虽然具备中心,但是中心的作恶可能性被大大约束,从而兼顾效率和公平。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之前互联网的运营手段和商业模式,在区块链上很可能无法奏效。正如,互联网无法延续软件时代的运营手段和商业模式一样。

区块链不是万能药,社会更高层面的中心化,本来就不仅仅是技术能解决的问题,2/8原则永远会在。但是中间有些层面是能够被区块链彻底去中心化的,从而使得其上出现的新的中心不那么能为所欲为,尤其是我们现在互联网中的那些中心化的部分,如搜索,如社交。当然现在的区块链还远没有能力承载这样大体量的业务,但是有朝一日,会的。

作者:王嘉平

编辑声明:互链脉搏是共享、共建的区块链内容发布平台。进驻内容创作者需遵守《互链脉搏投稿须知》、《互链脉搏专栏号平台服务协议》、《互链脉搏平台运营规范》等平台规定。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且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本站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如果读者发现稿件侵权、失实、错误等问题,可联系我们处理:blockob2018@163.com
0
王嘉平 中科院计算所博士,现任创新工场执行董事。
7
2

参与评论

最新评论

用户
反馈